uni_言尔

【言和生贺】miracle

*迟到了的生贺

*因为太忙所以修仙赶完生贺我觉得现在我脑子已经不存在了

*私设多如狗

*ooc有

*无cp友情向

*能看完的都是小天使w

—————————————————————————

如果明天就是世界末日的话——

那么今天和以前的每一天也没有什么不同。

吃饭,睡觉,工作。

照料阳台上的植物,与朋友聚会,维持没有必要的人际关系。

以及,等待死亡。

.

从出生到现在,17个春秋,每一天都是这样。

言和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将脑海中奇怪的想法刻意抹去。录音棚里有些闷,她摘下耳机,长舒一口气。

“辛苦了。”乐正绫递给她一瓶水。

言和笑着接过,向她道谢,眉眼温和,言行举止带了些疏离。

“...言和。”

“嗯?”言和看向乐正绫,看见她皱着眉,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不,没什么……等会儿要和我们一起回去吗?”

“好啊。”

.

盛夏,树荫浓郁。洛天依踩着蓝色的小皮鞋,把树荫当成格子,一蹦一跳地在树下穿梭,小辫子一甩一甩,乐正绫跟在她身后踩她的影子。言和在她们身后看着,轻轻踮了踮脚。路边上有老人在跳广场舞,音箱里放出的是七八十年代的老歌,夕阳将他们的影子拉得很长。言和是有些羡慕这些老人的。不用工作,不用奔波,不用担心多余的事,有几个陪伴自己到暮年的好友,可以偶尔约出去聚餐旅游,自然而然地就能得到其他人的尊重。

真好。

岔路口,几人挥别。言和独自徒步到公车站,数着来往的车辆,等待着下一辆一路车。公交车上遇见了某个远房亲戚,正犹豫如何打招呼,对方便扭过了脸,装作没看见她的样子,言和便也假装互不认识。没有必要为了一段他人不愿维持的人际关系花费精力——这是言和对于社交的理解。随便找了个座位,如往常一般,透过明净的窗,看着街道出神。夏季天黑得晚,已经八点过了,天幕这才渐变成墨蓝色,下班的人已经回家,城市灯火通明。

有家人的地方才会有家,有家的地方才会有这般的灯火。

.

屋子里漆黑一片,言和摸索着打开了灯,到厨房随便弄了些吃的,抱着碗坐到客厅的沙发上看一些没营养的综艺节目。广告时间是十点钟,她趁着这个时间洗碗收拾厨房,折返时习惯性地撇了一眼挂在客厅里的日历。再过两个小时,是7月11日。

是她的生日——一个每年都会有的日子——并没有什么特别,言和也没有过生日的习惯,也没有人刻意记得她的生日——除了某通讯公司。

只是有点意外,不经意间就这么又老了一岁。

关电视的时间是十一点半,洗漱完后恰好能在12点之前睡,然后七点起,再开始接下来的一天。言和觉得自己像是一只精密的钟表,每天都是按照既定的行程,做着同样的事,每一个齿轮都卡得刚好。

.

——直到敲门声毫无预兆地响起。

现在是半夜,接近12点的闹鬼高峰。

言和打开门,很好,没人。

言和关上门,外面有窸窸窣窣的声响。

时针指向12,敲门声再次响起。

“言和生日快乐!”

言和打开门,彩带喷了她一身。

有人吹了声口哨,接着是活泼过分的女声:“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言和:……

“阿绫你声音小点儿,扰民了......”

“你看言和姐都被你吓得不说话了。”

“15岁以下的小孩子就滚回家睡觉去,别跟着瞎凑热闹!”

“阿和你知道这大半夜的我们怎么来的吗?哈哈哈哈你肯定以为是出租车对不对?当当当当——感谢乐正家的龙牙总裁对本次行动的大力支持……”

有点吵。

言和扶着门框,一点点蹲下身去,抱着膝盖,捂嘴笑出声,肩膀跟着抖。

现场有人跟着傻笑,但没多会儿,便安静下来,只剩下言和的声音。

“...阿和?”洛天依弯腰,眨巴眨巴眼揉了揉她银白色的发丝。

言和没应声,继续抖。

“言和,先别笑了,不累吗?”乐正绫道。

还是没应声。

有点不对劲。洛天依最先开始慌:“那个,阿和,抱歉,这么晚打扰到你了...你别生气,我们是想着没有人给你庆祝生日才自作主张……我也不是故意要敲两次门的,是我手机上的时间快了一分钟,那时候还没到你生日嘛我,我们才躲起来的……”

“不...不是……”言和摆了摆手,抬头。玄关处昏黄的灯光照着她的脸,她的眼睛红了一大圈。

“我没有生气,我很高兴,真的。”言和眯着眼笑。

“死丫头。”墨清弦揉了揉她的头。众人松口气。

几人进了门,并不大的房子里便溢满喧闹声,叽叽喳喳地讨论着给言和办个生日派对。

乐正绫坐在言和身旁,攀着她的肩膀,突然感叹道:“言和你啊,真是残忍呢。”

“是吗?”

“对谁都很温柔,与所有人维持着朋友的关系,但又与每一个人都保持着相同的距离。”

“大概是吧。”言和笑笑,“但我觉得这样挺好。”

.

礼物和蛋糕被摆到了桌子上。

“好像少了一件呢——”乐正绫眨眨眼,“x站某知名up主Moko——”

徵羽摩柯一脸严肃:“我的礼物就是我最真挚的祝福啊。”

众人:......

“况且我也没钱啊。”

“我觉得这才是主要理由。”乐正龙牙说。

“真巧我也是这么想的。”洛天依附和。

“moko的话,穿女装就是非常棒的礼物了呢……”乐正绫笑得非常无邪。

“洛丽塔怎么样?”心华接茬。

“我觉得汉服更棒。”墨清弦难得反应比较快。

“实际上摩柯更喜欢cos服吧我记得?”战音皱眉道。

“喂喂喂过分!不要一本正经地讨论这种东西啊喂!和姐!言和姐姐!你最温柔了你救救我啊诶诶诶诶诶——”

“阿和当然是一个特别温柔的人。”天依认真道,“很会照顾人,还会请我吃东西。”

乐正绫斜撇她一眼表示嫌弃:“你就是这样定义其他人的吗——通过别人有没有请你吃东西?”

几人打打闹闹,言和突然觉得,像这样偶尔一次被打乱节奏,其实也不错。

.

“可是我们啊,一直希望言和可以把我们当朋友呢。不是人际交往的定义上的朋友,而是发自内心的,可以信任的,真真正正亲密无间的朋友。”

“嗯……那现在大概就是了。”

.

如果明天就是世界末日的话——
那么感谢上天让今天的我遇见了你,遇见了你们。

.

和你们的相遇,是世界给予我的奇迹。

The  End
文/言尔

评论
热度(11)

做棵梧桐,等凤凰来栖。

这里言尔/语倏
正在修炼中的写手
cp主极东‖喻黄‖高乔‖安清‖三日鹤‖言all言‖焦橘‖冲神‖soramafu
‖瑞金‖周叶‖江周
世界中心まふまふ
本命言和
本命cp喻黄
超级杂食
最近沉迷全职和凹凸
天雷乔左除非乔高乔
喻黄不逆不拆接受喻黄喻
脑洞、段子、渣文堆积地
选择性回fo
感谢喜欢,您的评论是我最大的动力w
开学长弧

© uni_言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