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_言尔

做棵梧桐,等凤凰来栖。

这里言尔/语倏,咸鱼写手
越忙越想写东西,越闲越不想动笔。
长篇写不完,短篇特别烂。
APH【极东/米英/露中/中立组/法贞】
刀剑乱舞【冲田组/土方组/三日鹤/鲶骨】
VC【言绫/言洛/龙言/南北组/焦橘】
银魂【冲神/土银】
全职高手【喻黄/高乔/周江/叶蓝】
唱见厨【soramafu/mafusou】
凹凸世界/阴阳师/魔道祖师/冰上的尤里/FGO
cp可逆,一般有粮哪对都吃
bgblgl乙腐向通吃
杂食动物
“我不是变态,我只是博爱”
会在这里存些脑洞、段子、渣文什么的
求扩列qwq

关于版权 使用权 署名权一点感悟

晚猫:

今天特地写下这个,是希望有画画的童鞋们(也像我这样版权意识淡薄的)


看到此文时,在接商稿时需要留意的地方。


经验有限,没说对的地方希望别介意。杂志出版社等纸媒我接触不多。


话有点多,请耐心看完。




我大学时期就开始接商稿了,设计和服装效果图居多,插画偏少。


那时候都以为,商稿就是一锤子买卖,对方给钱,我给稿。思维简单天真。


而且,我不能以任何形式发表,不能发网上。


时光荏苒,当电脑里,各种工作和活的文件夹越来越多,自己的作品基本没什么。


才发现,自己的时间和精力大部分都献给了不能以自己名义发表,保密性质的所谓东西们。苦笑。(好吧,这只是感慨,入正题)


经过对合同的分析,以及网上资料,朋友们签合同的经验。




总结几点,给大家提醒:


1:对方一次性付钱,买的是作品使用权。使用权可以有时间限制的。几个月,几年,或者永久。最好把使用的范围确定。按时间还是按使用范围。这可以协商。你保证这个期限内不再商用,但可以在合同里说明,作者有权上传小图到网络进行自我宣传。


2:版权都在作者手里,要注意合同上这部分,有没有写到买断版权。(别随便down了网上模板,没注意看。就签了)如果对方要买断版权,那价格就不低了,自己要权衡。


3:要强调作者署名权,这是作者的基本权利。如果你的作品,都不敢说是你自己画的,那也太悲哀了。


4:没有经过公司公章的合同,仅签字是没有法律效应的。当然,很多插画根本不签合同,仅网上协商,但是一定要求对方预付报酬。30%~50%,尽量争取。很多JS,拖欠稿费,或者给稿了说不用玩消失,也有可能。


5:对方要求你画样稿,可能试了就没下文了。所以,这样稿是得一开始就谈好,样稿有报酬的。不能白画。你只有保护好自己,才能争取更多权益。


6:给对方看稿时,截图看小图,如果是不熟悉的刚开始合作,在对方确认稿件OK后,收到全款再发大图。除非是对方付款可信。


6:设计类一般都有规定,修改不超过三次。插画,也要提前说明,尽量控制修改次数。如果每次修改等于推翻重画,次数不少。那这种客户不要合作也罢。当然,很多公司都不接受,我给你钱了,你凭什么不改呢?你要用专业态度说明,这是行规。




希望大家手拉手团结起来,保护作者们的权益!


在天朝这个山寨大国,所有东西都可以随便拿来当素材,请大家保护好自己,明白商稿哪些权益是属于自己的。


                                                                                  ————内牛满面的某人深夜写下此文。











【刀乱/加州清光中心】孩子气战争

*入坑晚还特别懒的婶婶终于有了第一把毕业刀

*没错就是清光光

*祝贺清光小天使毕业!

*无明显cp

*不坑,but更新速度看运气【ni】

*ooc预警

*私设预警

*原创审神者出没预警

*顺便安利镜音双子的孩子气战争

——————————————————————

01.

面对一个小版的自己是什么感受?

对此,现在的加州清光是最有发言权的。

眼前的幼清将手背在身后,乖乖地坐在凳子上,眯眼,笑嘻嘻。

“喂。”加州清光拿手肘戳了戳大和守安定的腰,“我小时候长这样儿?”

“我怎么知道?”大和守安定一脸嫌弃地避开。

“很可爱不是吗?”审神者蹲在凳子后,抱着幼清,蹭了蹭他的脸,小家伙转过身,对着自己的主公,“吧唧”一口。

加州清光的脸黑了一大半。

传说中的“大和守不安定”秉着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心理,凑到加州清光耳边,一字一句地开口:“听长谷部先生说,我们的主公是——正~太~控~哦~”

他,加州清光,作为一个活了好几百年的付丧神,人生第一次遇见了比碰上检违非使还要棘手的问题。是的,他可能,遇到情敌(并不)了。

怎么办有人和我争宠【呸】了我在主人心中不可爱了我的主人她不喜欢我了不要我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丢弃我了啊啊啊啊啊!

02.
“出阵!加州清光!”

“在——”

“在!”

两个声音同时回答。加州清光侧目,眼角撇到某个小不点穿着战服,拿着剑,一脸严肃。

“哈——?”他蹲下身,捏了捏对方的脸,“小孩子就应该窝在家里,跑战场上混什么混。”

“那什么,加州啊。”拿着出阵表的长谷部有些尴尬,“主公说,要让小清光去战场上锻炼一下,所以……”

大和守安定的笑声非常合时宜地响起。

“那我呢?”微笑,不能和小孩子斗气。

“咳,内番,耕作。”

笑声更响亮了,旁边的藤四郎们“噗嗤”一声。

“他能挥得动刀吗?”清光质疑。

“莫欺少年矮啊前辈。”幼清抬头,认真严肃的表情,语重心长的语气。

加州清光:“……”他揉了揉萤丸的头,“你说得对。”

萤丸:……砍你哦。

————————————————————————

tbc.

收一下诶嘿嘿嘿嘿

絺章绘句:

【国服·攻略向】7.27战扩 踏破全图成就一览

*E2中三胁三打的方式还不够稳 但难度不高 各位婶婶可以自行再尝试其他配置。
*E4线路繁多 故不再于图上标明 请见下方说明。
*有些过法仍需看脸 鉴于枪多战损过高 没有过多尝试 所以还请各位谅解。整理来的有点晚。希望可以帮助到还没完成踏破成就的婶婶。


【E4全图】
1.(紫色线路-上方竹林沟)四打一胁一极短。
备注:两千小判

2.(绿色线路)四胁两太/一极二胁三太
备注:金盾

3.(黄/色线路)一大太 三胁 一打 一太
备注:太刀带路

4.(红色线路)普通的日战队配置即可

5.(浅蓝色线路)三打三胁/一极二胁三打
备注:御守

6.(粉色线路)两打一太三胁
备注:这个个人感觉争议比较大 因为基友试出来的方式与3相同 但我怎么也进不去 反正大概是尽量压低侦查值在200多吧。

【最后祝各位婶婶早日完成成就 早日捞到珠珠不动 早日送药哥出门~_(:з」∠)_】
感谢收看。(鞠躬)qwq然后凑表脸求点小蓝手~

*支持站内转载 但若转载到其他站点还请经过我本人同意 谢谢~

可以说是很绝望了x
求问各位婶婶这个该怎么过去啊啊啊啊啊QAQ

【全职/喻黄】走失

*日常ooc预警

*非原著向

*私设多如山

*文风完全没有题目那么文艺(。

*段子画风【】

*黄烦烦生日快乐!

01.
黄少天用手当扇子扇了几下。公园的椅子实在烫得骇人。

他在等人,为表尊重早到了二十分钟。

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十多分钟的时候,有人拍了拍他的肩,递给他一瓶汽水。

是他喜欢的那种。真巧啊,黄少天忍不住想。

然后他抬起手机,对着来人的脸看了几遍,问:“喻文州?”

喻文州点头:“是的。”

02.
两人是在网上认识的——某个相亲交友网站。一开始黄少天也没想勾搭喻文州,但是在他发出去的一百多条消息里,只有喻文州一个人回他了。

那条消息去除掉多余的话后可以提取出来的主要信息大概是这样的——约吗?谈一场互相都不喜欢的恋爱。

一听就够刺激,可惜了废话太多没什么人愿意理他。

然后喻文州回他了,两个字,“好啊”。黄少天收到回复后愣了好久,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群发消息会选中了男的。

算了,男的就男的吧。

于是交换个人信息又交换了照片后,双方都出现了短暂的沉默。在没等到对方说出类似于评价自己外貌的话后,黄少天终于忍不住先说话了。

夜雨声烦: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一定是“黄少天家庭条件也不错啊长得也不赖应该有很多女孩子喜欢不至于要到网上来找对象”之类的对吧?对此其实我也很绝望啊,家里有安排我相亲什么的,但是人女孩子嫌弃我话多说我轻浮不够成熟,不是话多和成熟有什么关系啊……总之,我就到网上来祸害陌生人了。

索克萨尔:……我没这么想。

夜雨声烦:诶不对啊,你条件也不错,怎么就甘愿被我祸害呢

索克萨尔:我乐意。

夜雨声烦:...我怀疑你是不是那种新闻报道的拿着别人的照片专门骗无知少女……啊我一男的有什么好骗的。

夜雨声烦:难道你是有什么不能说出口的隐疾?

夜雨声烦:还是说你身边的gay太少了不入你的眼?

索克萨尔:……

索克萨尔:你说是就是吧。

03.
黄少天很没防备地和喻文州交换了电话号码,在发现所在城市一样后又约定了见面地点,或者说约会地点。

“两个大男人又不怕被劫钱劫色的,叽叽歪歪那么多干啥。”这是黄少天说的。

对,黄少天说的。

04.
“等很久了吧?”喻文州问。

“九分十四秒。太晒了,应该换个地点见面的,公园多俗啊。”黄少天说。他正在研究手上的汽水有没有被打开过的痕迹。

“抱歉。”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笑了。

“不不不,怪我来太早。”易拉罐包装完好,摇两下也没发现什么小孔。黄少天为自己的谨慎点了个赞,接着自责把别人想得那么心术不正是不是不太好。

“那看来我下次应该早到二十分钟才对。”喻文州打开了手上的苹果汽水,“走吧,吃过晚饭了吗?”

黄少天摇头:“先随便逛逛吧。”说着攀上了喻文州的肩。

喻文州看了看搭在左肩上的手,垂下眼,然后对着黄少天笑。

黄少天:???

05.
“喝酸奶吗?”喻文州指指路边的店铺。

“好啊。”黄少天停下了关于“秋葵为什么不能和虾仁炒在一起”的话题,改成了对酸奶的讨论。

旁边的两个女孩子窃窃私语一阵,其中一个拿着手机走近喻文州,笑得非常甜美:“帅哥,现在扫我的微信二维码,可以获赠一杯酸奶哦。”

没等到喻文州拒绝,黄少天接过店员拿过来的酸奶,走过来勾着喻文州的脖子,手上的杯子贴到了喻文州的胸口。“诶诶诶这个撩汉套路我在x博上看到过,不过可惜了你们找错了人。”接着用一种同情的眼神看着身旁的人。

喻文州想起了黄少天猜测过的“难道你是有什么说不出口的隐疾”。

哦。呵呵。

“要加我微信吗?好啊好啊好啊当然可以啊。我跟你们说我这个人可随和了……”黄少天咧嘴笑着和放弃喻文州转战黄少天的俩妹子搭话。

喻文州拉过黄少天的手腕,“少天,该走了。”

“你不买了吗?”

“不买了。”再待会儿指不定男朋友就丢了。

06.
“原来这附近还有游乐场的啊。”黄少天感叹。

“我都不知道的,我没来过这儿。”喻文州说 。

“约会地点不是你选的吗?没道理啊。难不成你选地点的时候是蒙上眼睛对着地图扔石头扔到哪儿算哪儿的?”黄少天疑惑。

喻文州:“……”

就你话多。

07.
“我只知道男生和女生约会应该是哪种模式,原来男生和男生一起约会也是到游乐场的吗?我对这个完全没有经验啊……”

“少天。”喻文州将苹果糖递给黄少天,打断他的话,“这种事情不需要经验的。”

“啊是吗。”黄少天没接,就着喻文州的手咬了一口,“走走走,陪我去玩海盗船云霄飞车激流勇进旋转飞椅跳楼机碰碰车……”

黄少天拉着喻文州的手向前。前方有残落的夕阳,还有大片大片的火烧云,浓艳得像是打翻了的水彩。喻文州觉得自己的心脏出现了短暂的停滞。

08.
两人的衣服都已经湿透了,紧贴在身上。黄少天靠在躺椅上,此时的天空是一片淡墨色。

喻文州扯了扯他的衣服,问:“去坐摩天轮吗?”

“两个大男人一起?”黄少天斜眼,“给里给气的……”

“根据你在网上发的消息,我们现在不是情侣吗?”喻文州托腮,弯眸笑。

“啊,是哦,我都忘了。”黄少天说。

买票,入场。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通过座舱可以看到游乐场亮起的绚烂灯光。

身边的人有比灯光还要美丽的眼,倒映了漫天星辰。

“据说在摩天轮升到顶点的时候和恋人接吻,可以永远和喜欢的人在一起。你信不信?”黄少天眯眼笑着问。

“不信。”喻文州说,“即使不接吻我也可以和你永远在一起。”

嗯?黄少天眨巴一下眼睛。

摩天轮缓缓升向最高点。

“但我觉得可以试一下。”喻文州接着说。

黄少天看见他的脸不断凑近放大,闭上眼俯下了身。

唇上一片柔软。

苹果汽水的味道。

tbc.

——————————————————————

因为某些客观原因没赶上零点发。

不知道会写多长,但是保证不会坑。

希望在写的过程中自己也可以得到进步吧w

啊忘了说,喻文州是认识黄少天的:D

【APH/极东】余光

*文/言尔

*原题目“同桌”

*非国设

*菊&耀高中生设定

*永远不会忘记的ooc提醒【捂脸】

*自我吐槽一下,写得好短啊(...)

*总觉得耀君的“阿鲁”特别容易出戏

*糖,不甜不腻还不粘牙——因为短x

————————这是分割线————————

“时间是二月中旬,地点,日本,北海道,天气……”王耀停笔,钢笔笔尖在日记本上晕开墨团。他搓搓手,整理了一下脖子上和另一个人连在一起的共用的围巾,“并不是很冷。”

窗外又开始飘雪,而窗沿上的积雪还未融化。“今年的天气真是可怕啊。”后桌的女生又开始感叹。“以前明明是二月就已经回暖的......寒流什么的,太恐怖了。”有人接腔。

本田菊捧着桌肚里的水杯,听着女生们叽叽喳喳,想了想,取下围巾,全部绕到王耀的脖子上,一边唠叨着:“不知道耀君有没有习惯日本的天气?不管怎样以后出门一定不要忘记带围巾啊,还有手套也是……”

王耀点头道谢,继续在本子上写写画画。

“从他当我的同桌开始,我的眼角余光里全是他。”

离上课还有十分钟,有人拍了拍两人的肩:“王耀先生,本田君,要不要一起玩真心话大冒险游戏?”后桌的女生们笑得非常纯真无害。

“请容在下考虑一下。”“好啊。”两个声音同时响起。

本田菊看了看王耀:“请让在下也一起参加。”

“噗嗤。”不知是谁在笑。

“那么开始咯!磁针转到的人要选择大冒险或者回答三个问题,无法回答的话要接受惩罚。大冒险以及惩罚内容不限,接吻公主抱钢管舞……什么都有可能出现。”

指针在第一轮便指向了本田菊。游戏的主持人憋笑憋得很辛苦,“是运气问题啦,真的。”

“...真心话。”不管什么问题都好过大冒险。

“咳。”指针另一端的人清了清嗓子,“那么请问本田君——有喜欢的人吗?——我是指想和对方谈恋爱的那种喜欢。”

“有。”

“是同一个班的吗?”

“是。”

“同宿舍吗?”

“对。”

有人吹起了口哨。

“那,同...同桌吗?”

“等等,已经三个问题了阿鲁!”王耀腾地站起来。

“是的哦。”本田菊抿嘴笑。

“啊?”王耀愣住了。

“我说,是的。我喜欢的人,是我的同桌。”本田菊转头,继续对着王耀笑。

“yoooooo——”两个女生站起来击掌,围观的人跟着起哄,本田菊的后桌暗戳戳地从桌子下取下了磁铁。

“我,我的日记还没写完。”王耀转过身去,趴在桌子上,将头埋得很低。

大概是围巾戴着太热,他的脸有些发烫。

日记的内容写到了篇尾。

“从他当我的同桌开始,我的眼角余光里全是他。”

“也只会有他。”

The End

————————————————————————

顺便有人扩列吗qvq

【APH/极东】年贺

*去年的时候写的新年贺文,想起来了搬过来

*其实或许我应该等到今年过年再搬过来凑数的【bu】

*以及发现半年了我居然一点长进都没有,还是很渣【捂脸】

*ooc注意避雷

*我可能是个假的写手

       烟花齐绽,广场的钟敲了十二下。

       手边的咖啡凉了,通过玻璃杯将温度传递到指尖。他看着手机上的电话号码,叹口气,踌躇不定。深呼吸,视死如归般,摁下拨号键。

       “喂?”

       “喂,那个,小菊呀,今晚的太阳真圆阿鲁。”王耀一巴掌拍在额头上。

       “......有事吗?”

       “不不不,没事,我一不小心拨错号了阿鲁。”鬼信啊!

       “这样啊。你现在应该不忙吧?”

       “嗯?大过年的能有多忙。”

       “好冷。”对面的人打了个哈欠,说了句没头没脑的话,“既然这样,麻烦开下门,我有东西要给你。”

       “什么东西?”对着电话小声嘀咕着,怀揣着疑惑,王耀开了门。

       冷风卷进了屋内,潭水般平静的眼眸出现在他的视野里,世间万物在此刻黯然失色。

       本田菊关掉了手机,伸出手臂,拥住了王耀的肩。“拥抱。”他在他耳边呢喃,“还有nini刚才忘了说的,新年快乐。”

专注自家行不行:

挂一个集造谣造雷拉踩diss角色四位一体的奇葩写手

请这位写手对邱乔高三位角色道歉停止这种拉踩行为

真话

大概,是这样的了...。

慈叶:

一百个小红心都不一定能拿来催更,一百个小蓝手都没法治愈懒癌。只要一个文手手机上安装着一个lof或者腾讯,她就可以懒半个月
十条评论就厉害了,能让一个文手日更三千

【言和生贺】miracle

*迟到了的生贺

*因为太忙所以修仙赶完生贺我觉得现在我脑子已经不存在了

*私设多如狗

*ooc有

*无cp友情向

*能看完的都是小天使w

—————————————————————————

如果明天就是世界末日的话——

那么今天和以前的每一天也没有什么不同。

吃饭,睡觉,工作。

照料阳台上的植物,与朋友聚会,维持没有必要的人际关系。

以及,等待死亡。

.

从出生到现在,17个春秋,每一天都是这样。

言和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将脑海中奇怪的想法刻意抹去。录音棚里有些闷,她摘下耳机,长舒一口气。

“辛苦了。”乐正绫递给她一瓶水。

言和笑着接过,向她道谢,眉眼温和,言行举止带了些疏离。

“...言和。”

“嗯?”言和看向乐正绫,看见她皱着眉,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不,没什么……等会儿要和我们一起回去吗?”

“好啊。”

.

盛夏,树荫浓郁。洛天依踩着蓝色的小皮鞋,把树荫当成格子,一蹦一跳地在树下穿梭,小辫子一甩一甩,乐正绫跟在她身后踩她的影子。言和在她们身后看着,轻轻踮了踮脚。路边上有老人在跳广场舞,音箱里放出的是七八十年代的老歌,夕阳将他们的影子拉得很长。言和是有些羡慕这些老人的。不用工作,不用奔波,不用担心多余的事,有几个陪伴自己到暮年的好友,可以偶尔约出去聚餐旅游,自然而然地就能得到其他人的尊重。

真好。

岔路口,几人挥别。言和独自徒步到公车站,数着来往的车辆,等待着下一辆一路车。公交车上遇见了某个远房亲戚,正犹豫如何打招呼,对方便扭过了脸,装作没看见她的样子,言和便也假装互不认识。没有必要为了一段他人不愿维持的人际关系花费精力——这是言和对于社交的理解。随便找了个座位,如往常一般,透过明净的窗,看着街道出神。夏季天黑得晚,已经八点过了,天幕这才渐变成墨蓝色,下班的人已经回家,城市灯火通明。

有家人的地方才会有家,有家的地方才会有这般的灯火。

.

屋子里漆黑一片,言和摸索着打开了灯,到厨房随便弄了些吃的,抱着碗坐到客厅的沙发上看一些没营养的综艺节目。广告时间是十点钟,她趁着这个时间洗碗收拾厨房,折返时习惯性地撇了一眼挂在客厅里的日历。再过两个小时,是7月11日。

是她的生日——一个每年都会有的日子——并没有什么特别,言和也没有过生日的习惯,也没有人刻意记得她的生日——除了某通讯公司。

只是有点意外,不经意间就这么又老了一岁。

关电视的时间是十一点半,洗漱完后恰好能在12点之前睡,然后七点起,再开始接下来的一天。言和觉得自己像是一只精密的钟表,每天都是按照既定的行程,做着同样的事,每一个齿轮都卡得刚好。

.

——直到敲门声毫无预兆地响起。

现在是半夜,接近12点的闹鬼高峰。

言和打开门,很好,没人。

言和关上门,外面有窸窸窣窣的声响。

时针指向12,敲门声再次响起。

“言和生日快乐!”

言和打开门,彩带喷了她一身。

有人吹了声口哨,接着是活泼过分的女声:“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言和:……

“阿绫你声音小点儿,扰民了......”

“你看言和姐都被你吓得不说话了。”

“15岁以下的小孩子就滚回家睡觉去,别跟着瞎凑热闹!”

“阿和你知道这大半夜的我们怎么来的吗?哈哈哈哈你肯定以为是出租车对不对?当当当当——感谢乐正家的龙牙总裁对本次行动的大力支持……”

有点吵。

言和扶着门框,一点点蹲下身去,抱着膝盖,捂嘴笑出声,肩膀跟着抖。

现场有人跟着傻笑,但没多会儿,便安静下来,只剩下言和的声音。

“...阿和?”洛天依弯腰,眨巴眨巴眼揉了揉她银白色的发丝。

言和没应声,继续抖。

“言和,先别笑了,不累吗?”乐正绫道。

还是没应声。

有点不对劲。洛天依最先开始慌:“那个,阿和,抱歉,这么晚打扰到你了...你别生气,我们是想着没有人给你庆祝生日才自作主张……我也不是故意要敲两次门的,是我手机上的时间快了一分钟,那时候还没到你生日嘛我,我们才躲起来的……”

“不...不是……”言和摆了摆手,抬头。玄关处昏黄的灯光照着她的脸,她的眼睛红了一大圈。

“我没有生气,我很高兴,真的。”言和眯着眼笑。

“死丫头。”墨清弦揉了揉她的头。众人松口气。

几人进了门,并不大的房子里便溢满喧闹声,叽叽喳喳地讨论着给言和办个生日派对。

乐正绫坐在言和身旁,攀着她的肩膀,突然感叹道:“言和你啊,真是残忍呢。”

“是吗?”

“对谁都很温柔,与所有人维持着朋友的关系,但又与每一个人都保持着相同的距离。”

“大概是吧。”言和笑笑,“但我觉得这样挺好。”

.

礼物和蛋糕被摆到了桌子上。

“好像少了一件呢——”乐正绫眨眨眼,“x站某知名up主Moko——”

徵羽摩柯一脸严肃:“我的礼物就是我最真挚的祝福啊。”

众人:......

“况且我也没钱啊。”

“我觉得这才是主要理由。”乐正龙牙说。

“真巧我也是这么想的。”洛天依附和。

“moko的话,穿女装就是非常棒的礼物了呢……”乐正绫笑得非常无邪。

“洛丽塔怎么样?”心华接茬。

“我觉得汉服更棒。”墨清弦难得反应比较快。

“实际上摩柯更喜欢cos服吧我记得?”战音皱眉道。

“喂喂喂过分!不要一本正经地讨论这种东西啊喂!和姐!言和姐姐!你最温柔了你救救我啊诶诶诶诶诶——”

“阿和当然是一个特别温柔的人。”天依认真道,“很会照顾人,还会请我吃东西。”

乐正绫斜撇她一眼表示嫌弃:“你就是这样定义其他人的吗——通过别人有没有请你吃东西?”

几人打打闹闹,言和突然觉得,像这样偶尔一次被打乱节奏,其实也不错。

.

“可是我们啊,一直希望言和可以把我们当朋友呢。不是人际交往的定义上的朋友,而是发自内心的,可以信任的,真真正正亲密无间的朋友。”

“嗯……那现在大概就是了。”

.

如果明天就是世界末日的话——
那么感谢上天让今天的我遇见了你,遇见了你们。

.

和你们的相遇,是世界给予我的奇迹。

The  End
文/言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