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尔尔尔尔i

做棵梧桐,等凤凰来栖。

这里言尔/语倏,破写文的
APH【极东/米英/露中/中立组】
刀剑乱舞【冲田组/土方组/三日鹤/三日狐】
VC【言绫/龙言/南北组/镜音双子/焦橘】
银魂【冲神/土银】
全职高手【喻黄喻/高乔高】
唱见厨【soramafu/mafusou】
凹凸世界/阴阳师/魔道祖师/冰上的尤里/FGO
cp可逆,一般有粮哪对都吃
bgblgl乙腐向通吃
杂食动物
“我不是变态,我只是博爱”
会在这里存些脑洞、段子、渣文什么的
求扩列qwq

看完觉得心寒,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愿每一位同担爱意长存:

男主叶修?群像全职?垃圾官方?带你走进荣耀叶粉不为人知的内心世界…… 

长微博地址:http://weibo.com/u/5644005427?refer_flag=1001030201_&is_all=1#_rnd1495733925710

熬夜做出这条长微博,接下就看你们的啦!

2017.05.2614:00更新: 错字问题已更正,为集中扩散,增加热度,请同担姑娘们多去微博支持转发,谢谢!

2017.05.2617:00更新:现在阅文已经公关在tag下屏蔽了这条微博,只有拜托同担们尽可能多地转发传播了。宁可蚍蜉撼树,绝不坐以待毙。

2017.05.26*:20更新:长微博屏蔽已解除,谢谢各位姑娘的努力!另外,有姑娘提醒长微博组,有人在微博不停举报,所以如果发现搜索搜不出来,多试几次:)

2017.05.27 15:20更新:记录,截止此时,转发12000,评论2730。长微博忽然被买水军疯狂转发,不负责任地预测一下,大概马上就有人会来指责我们“黑子买水军闹事污蔑官方”“竞争对手在抹黑阅文”了吧:)


【银魂/冲神】不以分手为目的的吵架都是秀恩爱

文/言尔
*超短的一个小段子
*ooc有
*能看完的都是天使
*新八第一人称视角

“冲田总悟是我见过最不适合做男朋友的人。”神乐向我这般抱怨的时候,我附和地点了点头。
的确,结合以前的经历,冲田总悟那小子就是个(变态)抖S男。
说完那句话后,神乐拖长声喊了句“阿妙姐——”,“呜哇”一声扑进姐姐的怀里,委屈巴巴,和家庭伦理剧里被恶婆婆虐待的儿媳妇一个样。
“喂喂,不要一副每天被我施以家暴的样子啊,我会把它变成现实的哦。”我抬头,看见系着围裙的冲田君正冲着神乐冷笑。
“哈——?”神乐从沙发上跳起来,插腰,稍稍踮脚,“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吗抖S混蛋?”
“所以请问神乐小姐对我有什么不满呢?”
“比如你从来没有向我妥协过啊,这就很令人不满吧?”
“可是完全没这必要吧?”
“有必要啊!啊啊,我知道的嘛,尽管男朋友听女友的话是理所当然的事,但是总会有人不以为然,所以以后干脆我说什么都不用听就好了啊……”
“哈,这可是你说的,从现在开始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听。”
“好啊,那你娶我啊。”
“娶就娶!”
……
……
……
……
……
神乐:诶?
神乐:???
神乐:你说什么?
“卡古拉酱。”我推了推眼镜,顺便揩了把泪,“不以分手为目的的吵架都是秀恩爱啊混蛋!”

自己看了一遍,很尴尬【】

【APH/极东】世纪过半(一)

    文/言尔

*湾娘第一人称视角

*历史相关注意避雷

*先放楔子,后面的以后再说

*应该不会坑

“nini,是在下赢了呢。”本田菊俯下身,居高临下地看着签字桌旁的王耀,平日空洞无神的眼眸里,此刻却带了令人惊悚的笑意。

“是的。”王耀回答,咧嘴,笑声是哑的。

房间内一时陷入了寂静,唯一清晰的只有耳鸣与心跳的嘈杂声。不知过了多久,有人长叹了一口气,接着是衣料的摩擦声。我目送本田菊的身影远去,白色的军装模糊成门外的一点。

“先生。”我唤了一声。

王耀没有回答,但我看见他垂下头,手撑在桌角,一点点蜷曲,直到指关节都开始泛白。

我用力抱住他的肩,把声音压得很低:“我走了。”

大概是错觉吧,我竟然听到了断续且压抑的呜咽声。

现在,按照条约的规定——

我转过身,向着本田菊离开的方向走去。

风真大,吹得眼中的世界模糊扭曲。



tbc

“空洞无神”,之所以用到这个形容词,是因为小菊的眼睛没有高光(ni

顺便,有小天使愿意互关扩列吗【笔芯】

明明试了那么多次都没锻到的茶丸无意中在5-4捞到了,算脱非入欧吧,啊超开心(*/ω\*)

【冲田组】标题废/超短篇

严重ooc(大概)+小学生文笔
大概是双向暗恋吧,两只都被我写得有些别扭还有些迟钝【】

01.
总有一些问题是绝对不想知道答案的。
比如,“对于清光来说,安定和婶婶谁更重要?”
——当然是主公啊,主公她啊,最——疼爱的就是我哦。
那个人一定会这么回答。
嘁。
我对清光的了解,仅仅停留在表面。
冲田的刀,相当在意打扮,红色的指甲油,上扬的尾音,无论和谁说话时都像是撒娇的语气。无论是谁。
但是那又怎样,他对我的了解,也绝对不会很多。
02.
内番是特别让人头疼的事。
特别是和安定分在一组的时候。
特别特别是被分在一起手合せ的时候。
心绪被扰乱成湖中碎开的涟漪。
就像是在对着镜子中的自己挥刀,完全不知如何下手。
他大概也是这样想的,每一个动作都漫不经心,以至于木质的打刀被击落在地,“咚”地一声,突兀极了。
“在想什么?”
他回过神,抬起头,然后看着我,颇认真的样子。
“对于清光来说,我和主公谁更重要?”
诶?
许是夏季的蝉鸣太聒噪了,让我听到了幻觉般加快的心跳。
我沉默着,目光凝结于他青色的羽织。
“那对于安定来说,我和冲田君,谁更重要?”
总有一些秘密是绝对不想被人知道的。
比如“我喜欢你”之类的。
03.
“那对于安定来说,我和冲田君,谁更重要?”
没有得到意料之中的回答。
我被反将一军,丧失了主动权。
我缄默着。校练场里安静到能听见风吹的声音。
“啊啊,即使是在意料之中,如果安定回答‘冲田君更重要’的话,我可是会很伤心的~”
他把语气拉得很长,慵懒得让人不禁怀疑其中的真实性。
然后将脸靠近,紧盯着我,眼眸是虞美人一般的红色。
“居然不回答,我说错话了?”他苦笑,“果然有些人是不能拿来随便比较的,对吧?”
啊——我是不是应该讨厌一下眼前这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人?
那种故作忧伤的表情,真是,傻到无可救药。
04.
等待和被等待,哪一方更痛苦?
我不知道。但是我等待的人现在就在我眼前,这就足够了。即使他心心念念的人都是冲田君啊冲田君。
05.
算了算了,谁让我喜欢他呢。






THE END

好久之前写的一个短篇
以及不太清楚手合的时候应该是木刀还是真刀,花丸中是前者啦而且真刀的话,感觉好像很危险?
应该没有bug吧应该,嗯
05是两个人的共同视角(?)啦写在一起省事儿(ni

【刀剑乱舞】【清光婶】

1.最近才开始玩LOFTER,这里言尔,请多关照w
2.数学课上写的一个段子
3.其实是站冲田组来着,算是满足一下自己的私心
4.加州清光是天使对吧,一定是的对吧

稀稀落落的星子。屋外的万叶樱将风声截成几段。

“你真应该看看的。”他望着我的眼,目光温软如一泊清浅的湖,“那时候的京都真的特别美。”

“可惜池田屋事件后,京都化为火海……”他低下头,声音逐渐淡化成一声轻微的叹息。

我有些不知所措。

加州清光是在池田屋事变中被折断的吧?

我或许应该安慰他一下?然而张口,梗了许久也不知该说什么。

“不需要安慰我的哦。”他将手放在我的头上,眯眼笑,和平时一样的孩子气。

“京都很美。”他说道,一字一句,“但现世也很美,本丸也很美。还有——”他顿了顿,眼里倒映着星辰。

“主人也是。”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