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_言尔

光是活着就已经耗费全力了。

复健期,承蒙厚爱

绑定画手@鱼羹稻饭

【法贞/练笔】

文/言尔

她被绑在火刑柱上,手中握着十字架,向上帝祈祷。周遭是围观的英格兰人民,还有将她判为异端的主教与神父。

没有人为她求情,他们看着红莲般的火焰在她脚底盛开,将她烧毁,吞噬。她与她白色的长袍一道化为灰烬。

不知从何处响起了欢呼声。

人们将灰烬撒进了塞纳河,她会在这里得到安宁。我曾沿着塞纳河畔寻找,却感受不到任何她的气息。是的,她什么也没留下,除了她的军旗,与传奇般的事迹——一个试图以一己之力扭转整个局面的疯子的事迹。

她说,我是深爱着法兰西的,爱他的子民,也爱他的本身。我也是深爱着她的,爱她的坚毅与勇气,爱她的正直与善良。然而这两种爱并不是对等的,因为她成功地决定了历史,而我,是...

2017-07-07

© uni_言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