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_言尔

是六月雪,是三月蝉。
是千堆雪,是万重山。

瓶颈期,承蒙厚爱。

三生有幸能识你。


日常乱按小红心,打扰很抱歉💦

绑定画手@鱼羹稻饭

最喜欢的太太@打得火热,

【全职/喻黄】就算我是女孩子我也一定不会嫁你

♢入戏番外,当成独立的sd小段子看也没问题

♢正文入戏[上] 入戏[下]

————————

喻文州七岁,顶着西瓜头,眼神极为不善地盯着眼前的小男生。喻文州样貌生得好,但不是那种男孩子英气十足的好看,反而生出了些秀丽的美。远山一样的眉,睫毛纤长,覆着浅棕色眸子,再加上喻文州母亲给孩子搭配衣服偏向于浅色暖色系,端的给人一种温柔娴静感——简单来说,长得挺像女孩子。

——于是真的有小傻子把他当女孩子看。黄少天六岁半,正在换牙,说话漏风,他撑着下巴,一双眼亮晶晶的盯着喻文州看:“文啾文啾,你去不去食堂,我们一起去好不好?”

喻文州好脾气地纠正:“我叫喻文州。”

黄少天点头:“喻文啾。”

喻文州:“……”算了算了,喻文州,咱不能跟比你还小的小孩子计较。

“我回家吃饭,不去食堂。”他礼貌性地保持微笑。

“那你要不要喝可乐,我和周泽楷去小卖部帮你带。”黄少天继续献殷勤。

保持沉默画着画的周泽楷迷茫抬头:关我什么事?

喻文州:“谢、谢谢。”

黄少天骄傲地一鞠躬:“不要客气,为美丽的女士服务是我……”他不太好意思地顿了一下,又扯一下周泽楷,“是我们的责任!”

周泽楷:“……”你就是欺负我不爱说话。QAQ。

黄少天人不大,但在良好的家教下已格外地有绅士风度,对于女孩子——特别是漂亮的女孩子——特别是像喻文州这样文静内敛喜欢笑的长得好看的“女孩子”,格外有礼貌。

但对于喻文州来说,这是一种折磨。他,作为一个已经七岁的大男子汉,居然会被人当作女孩子看,这太丢人了!

所幸这样的折磨并没有持续太久,一个学期快要过完时,喻文州转学不到一个月,就因为父母工作调动的原因又要转走。

临走那天,来送行的黄少天拉着幼儿园刚毕业的周泽楷来送行。喻文州费劲巴拉地背上自己收拾好的书包出了校门,一转头看见一个红着眼眶的黄少天,拉着一个周泽楷。不知怎么的,喻文州看着这样眼神湿漉漉的黄少天,莫名其妙心软了一下。

黄少天哭唧唧地揉一下眼睛,嘚啵得开始废话:“凯凯听说你要走了特别难过拉着我看看你。”

被一杯橙汁的封口费收买的周泽楷闻言点点头。

喻文州:“……”这场景这么看怎么像带着孩子的妻子叮嘱出远门的丈夫。

黄少天继续道:“啾…州州你走了我会想你的,记得给我写信啊我特别喜欢你的!”

喻文州哦一声,不说话了。你喜欢个锤子哦。你仔细看看,我,男的。

男的!!!!

良好的教养让喻文州没有开口打碎他的幻想,于是用他那张雌雄莫辩的脸露出一个标准微笑:“我也会想你的。”

“那个……”黄少天结结巴巴道,“你不要忘了我啊。等,等我长大了,我会来娶你的!”

喻文州转身挥挥手,心里冷笑一声:呵,就算我真的是女孩子我也一定不要嫁你。

黄少天可怜巴巴地看着喻文州的背影走远,直到被周泽楷扯了一下袖子才回神。

“其实……”周泽楷犹豫道,“喻,是……”“男孩子”三个字还没说出口,就被黄少天打断了:“是我见过最可爱的女孩子了呜呜呜她为什么那么可爱!”

周泽楷:“……”能不能好好听我说话!

周泽楷幽怨地一眨眼,算了算了,你开心就好。

 

“就是这样,说完了。”黄少天道。

他和喻文州说好一人告诉对方一个秘密,喻文州袒露的是高中时他说了假话的真心话大冒险,那天晚上他翻出宿舍楼是因为那个向楚云秀找事儿的小混混找了职中的几个人和他约架,打完这一架就算完事儿。这事儿他瞒着黄少天,不想卷他进来,所以时间约在十二点过后。事实上,传说中的优等生喻大佬即使单人赴约,也没被几个人占到多少便宜,以至于其他人都看不出来发生了这么件事儿。

而作为回应,黄少天说的是小时候把喻文州看成了女孩子这件事儿。

喻文州这才想起小时候还有个把他当成女生的小傻子,不巧最后还真成了他的男朋友。

“我没想到你小时候居然是那么想的。”黄少天幽怨道,重复了一遍刚刚喻文州的话,“我就算真的是女孩子也一定不会嫁你。”

喻文州笑笑:“这不是后悔了吗?”

“哦?你想怎么赔罪?”黄少天问。

“我就算是女孩子也不会嫁你。”喻文州笑道,“但是不巧,我是你男朋友。”

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盒子,将戒指套在黄少天无名指上:“所以我打算娶你。什么时候有空了去结个婚?我的男朋友。”

[END]

[全文完]

————————

然后真的要长弧了我说真的()

评论 ( 2 )
热度 ( 47 )

© uni_言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