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_言尔

是六月雪,是三月蝉。
是千堆雪,是万重山。
是存在或不存在的一切。

瓶颈期,承蒙厚爱。

三生有幸能识你。


喜欢的人在置顶。
绑定画手@鱼羹稻饭


做棵梧桐,等凤凰来栖。

【全职/喻黄】当我谈恋爱时我的朋友们在想什么

♢入戏的番外,也能当成独立的小故事看

♢正文入戏[上]入戏[下]

论坛体戳主页

——————————

一。

所谓风水轮流转。但这并不代表王杰希能因为这句俗语忍受喻文州。

“太弱了王杰希。”喻文州在电话里说。

这句话挺耳熟——几周前喻文州追不到黄少天时也被他这么嘲笑过。王杰希隐隐觉得发生了什么不太好的事。

“太弱了王杰希。”喻文州重复道,“我都追到黄少天了,你还没有女朋友。”

王杰希:……滚。

“太记仇了你…你就是专程打电话来跟我炫耀的对吧?”

“也不全是。”喻文州笑道,“顺便嘲笑一下你。”

“……”王杰希沉默了几秒,“爸爸我不同意这门婚事。再见。”说完没给喻文州反应的机会,挂了电话。

喻文州听着电话那边的忙音,忍不住弯了眉眼笑。

G市的灯火如流动的银河,蜿蜒在他的眼里。

二。

郑轩活了十七年,人生观首次遭到了颠覆。

“你再说一遍,谁?”

“……我出柜了,对象喻文州。”黄少天漫不经心道。

郑轩对此不知做什么评价,半天憋出一句:“原来学校论坛上那篇帖子是真的啊。”

黄少天:“啊?”

“没什么。”郑轩说,“挺大一件事儿,打算告诉其他人不?”

“算了吧,我人生中第一次谈恋爱就出柜,有点儿慌,感觉压力挺大,先帮我瞒着啊。”

郑轩严肃点头。他深知目前同性恋者多不被人接受,因此格外担心自己兄弟因出柜受什么委屈。

但郑轩这人其实是有点儿八卦的,他揣着这么大个秘密又不能告诉别人,颇有种青春期早恋的少女在父母面前遮遮掩掩的感觉。

直到有一天,黄少天发了一条说说。

说说配图白底两行黑字:我的同桌会唱歌还唱得可好听了,你们的同桌会干什么呀。

配字挺简洁,很没黄少天风格:会干我。后面还艾特了喻文州。

下面还有喻文州的评论:在你十八岁之前我还不打算做到这一步,少天可别冤枉我。

评论回复里一大片问号感叹号和啊啊啊啊啊。

说好的有点慌呢?说好的压力挺大呢?说好的瞒着呢?

呵,男人。

郑轩沉默了。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他转发了那条说说,替两位正主实锤了:就是你们想的那样,他俩在一起了。希望他们早点滚出国外结婚,不要再来祸害我[冷漠.jpg]

三。

楚云秀推着购物车踮脚去拿货架上的pocky,一不小心没站稳,往后退了一步,冷不防撞上个人。

“啊不好意思……”她一边道歉一边转过头,对上一张熟悉的面孔,“诶?黄少?”

“呀好久不见啊云秀,真的没想到会在这儿碰上你,等会儿一起去我家吃个饭?”黄少天笑着同她打招呼。

“不了,要赶去公司加班。有两年没看见你了,同学聚会也没来,去哪儿浪了?”楚云秀问道。

“迫于我哥们儿对我的不满,跑到国外去旅游了……”黄少天话还没说完,旁边走过来一个男人,将手中的东西扔到黄少天的购物车里,揽住了黄少天的肩膀,接嘴道:“顺便结了个婚。”喻文州笑笑,对楚云秀打招呼:“好久不见。”

楚云秀:……可以的,这波恩爱真是秀得清新脱俗没有丝毫刻意的痕迹。

黄少天盯着购物车里喻文州扔进去的东西嘟囔:“哎我都说了我不吃秋葵你别把这玩意儿扔进来……”

喻文州:“对肾好,乖。”

黄少天:……

楚云秀:……

“好久没见你俩这么打情骂俏了,挺怀念……”手机提醒突然响起来,楚云秀低头看一眼,慌张道,“哎呀,要迟到了,先走了啊,下次一起出来聚聚。”

她推着购物车去结账,然后突然想起什么,把那盒pocky塞到黄少天手里:“要幸福啊。”

——————————————

关于pocky的用法:当然是拿来吃的啊你们在幻想什么(手动滑稽

以及快开学了要开始长弧了qwq

评论 ( 2 )
热度 ( 71 )

© uni_言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