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_言尔

是六月雪,是三月蝉。
是千堆雪,是万重山。
是存在或不存在的一切。

瓶颈期,承蒙厚爱。

三生有幸能识你。


喜欢的人在置顶。
绑定画手@鱼羹稻饭


做棵梧桐,等凤凰来栖。

【全职/喻黄】入戏[上]

*轻松活泼恋爱喜剧,信我。 

 

*对应论坛体[上][下],有剧透慎点

 

*后文入戏[下}

 

*实话说大纲还是我四月份打好的,没想到能咕咕这么久x

 

*给天天的生贺,祝天天十八岁生日快乐w

 

 

 

00.

 

黄少天清了清嗓子,再装模作样地整一下自己的衣领,最后才对准了喇叭,打开了开关:

 

“喂喂,能听到吗?咳,高一2班的喻文州你给我听好了!我!喜欢你!当然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你也绝对不会喜欢我......但是没关系!我依然爱你!我爱你,与你是否爱我无关,你不需要回应我的爱,但我要让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个我在爱着你......”

 

 

王杰希捂着耳朵看前桌一心不乱看书的喻文州,没忍住扯了扯他的领子:“谁啊这么聒噪?”喻文州放下书叹了口气:“黄少天。”

 

 

郑轩站在楼下,看着从教学楼楼顶走下来的黄少天,啧啧两声,对他竖起了大拇指:“牛逼啊兄弟。”

 

黄少天得意洋洋地一挑眉:“怎么样,有没有霸道总裁的感觉?”

 

“霸道总裁不觉得,土匪的样子是有了。”

 

“诶你说,我这么闹一出,万一喻文州真爱上我了怎么办?”黄少天严肃地问道。

 

“别吧,没那么巧刚好喻文州就是个gay啊。”郑轩摊手。

 

“说什么呢!这跟他是不是gay有关系吗?我难道不是人见人爱男女通杀的吗?”

 

郑轩闭了闭眼,心说你可要点儿脸吧,然后对着黄少天翻个白眼:“你在上面喊的时候,可没人知道你是黄少天。”

 

 

01.

 

“巧了,我现在就在10班门口。恭喜你啊郑轩,新的一年又能和我分到同一个班级。”黄少天看着10班门口贴的班级名单,对着电话突然将声音提了个调,“哎哟——!你猜我看到谁的名字了?哈哈哈哈哈哈喻文州!对,就是我去年站在楼顶上喊的那个喻文州,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也不知道那哥们儿当时听见了没。唉没关系,反正他也不认识我......”

 

挂完电话一转身,差点儿撞到人,黄少天一迭声说了一串抱歉,说完才发现那少年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半晌没错开目光。黄少天眨眨眼:“兄弟,看什么呢?”

 

少年这才笑开,露出半边梨涡,声音温和却又带了青春期的青涩,他说:“你好,我叫喻文州。”

 

黄少天:“......”

 

他心里的弹幕疯狂地刷了一屏的卧槽,最后停留在两句关键的话上:他听见了什么?我该怎么办?

 

他干笑两声,若无其事地握了握对方的手,边说便往教室里走:“你好,我是黄少天。”

 

黑板上贴着排好了的座位表。10班的班主任排位置排得颇有个人风格,三张桌子并一起,反正挤的不是他。

 

黄少天的座位在最后一排,三个位置的中间,旁边坐着个女生,他将自己的书包往桌上一扔,一转头——喻文州。他条件反射般看了一眼黑板上的座位表,果然,自己的名字旁边挨着的可不就是喻文州。

 

对方对黄少天表情中的惊愕似乎浑然不觉,反而友好又礼貌地笑道:“好巧。”

 

黄少天:“......巧。”个鬼。我现在真的是一点也不想看到你。

 

 

开学第一节是照例的班会课,黄少天百无聊赖地拿着手机跟郑轩聊微信。

 

夜雨声烦:看见没,就坐我旁边这个。喻文州。

 

抢淋弹雨:别那么沮丧啊,至少人长得好看,多赏心悦目啊,反正他不是不认识你吗?

 

夜雨声烦:去你妈的赏心悦目,我现在最不想看见的就是他那张脸,你不知道,我当时跟你打完电话,转身就看见他了,谁知道他听见了些啥

 

抢淋弹雨:天知道

 

夜雨声烦:不我不知道(冷漠.jpg)

 

抢淋弹雨:要不你直接问问他?

 

黄少天收了手机,戳了戳喻文州的胳膊,脑袋向他那边靠了靠:“诶文州我问你件事儿,在教室门口碰见你那会儿我不是在打电话吗?你听见什么了没?”

 

喻文州眨巴眨巴眼,无辜道:“少天指什么?”

 

那就是没听见了。黄少天松了口气,摆摆手说没什么,低下头准备继续和郑轩聊天,却听见喻文州接着说:“但是说来也巧,我对少天简直一见如故,特别是声音,太耳熟了。去年不知是我哪个朋友恶作剧,在教学楼天台上跟我表白,他的声音和你特别像。”

 

黄少天:......

 

他飞快地抬起头,镇定地哈哈哈了两声:“那一定是你听错了。你知道的,大部分人对声音没那么敏感。”

 

喻文州有些疑惑地歪头看他:“是么?”

 

黄少天:“...当然。”

 

靠,这日子没法过了。

 

 

02.

 

荣耀中学历来有开学考的规矩,说是帮大家收收放纵了一个假期的心,实际上就是怕人玩儿得太嗨,变着法子打压一下同学们的自信心——上届校长魏琛说的。

 

喻文州看着黑板上物理老师画的图皱眉。他有些听不进去。倒不是他对于听课有什么排斥心理,而是因为黄少天正在他旁边嘀嘀咕咕地念叨。黄少天一向能说,即使放着没人跟他讲话,他也能自己一边玩儿自己的一边自言自语大半天,特长是凭着自己的语言天赋一天之内能和周围一圈的人混熟,人缘极好。传得最神的是说他在辩论赛上把对方辩手烦得认输,且因此被列为“荣中十大传奇人物”之一。他此时正在课桌下翻学校的论坛,翻到开学考的消息,于是一边吐槽。没一句是跟喻文州说的,没一句没被喻文州听进去。

 

开学一周以来,喻文州已经习惯了黄少天话多的毛病,他从善如流地从课桌里翻到一包秋葵干,撕开包装,塞到黄少天嘴里。没想到黄少天脸色变了变,吐到了后面的垃圾桶里,又开始向喻文州吐槽秋葵有多难吃。喻文州一边听他吐槽,一边不经意般随手在草稿纸左上方写了四个字:不吃秋葵。然后重新从课桌里翻到一包饼干,撕了包装后往黄少天嘴里放,顺手还分了一些给黄少天右边的楚云秀。

 

楚云秀早已对喻文州这种异样的堵嘴方式见怪不怪,她啧啧两声,心里感叹喻文州情商太高,嘴里感叹你俩怎么这么给里给气。

 

 

考试时间总共两天,没排考试的课全都成了自习。

 

黄少天在课桌里翻了半天,翻出一副扑克牌,戳戳两边的人:“斗地主来不来?”

 

喻文州:“......”

 

楚云秀:“......”

 

黄少天:“我这是在想办法帮你们释放学习的压力,怕你们学傻了。”

 

楚云秀:“...你不复习?”

 

黄少天颇得意地一笑:“你是不知道,我就是那种不管怎么玩儿成绩始终保持在中等偏下水平的人,稳定得一匹,不复习对我没多大影响。”

 

......这很值得骄傲吗?

 

喻文州镇定地拿过黄少天手里的牌,洗了两遍,抬眼问楚云秀:“来不来?”

 

楚云秀:“......我记得年级前五有你名字来着,优等生啊,做这种事真的好?”

 

喻文州笑了:“年级前五也是需要娱乐的。”

 

楚云秀接过喻文州分好的牌,后知后觉地感到不对劲:娱乐是在自习课上进行的?

 

她抹了把脸:“老实说,这是我第一次在自习课上不务正业跟人斗地主。”

 

黄少天翻开桌上的三张地主牌:“所以你应该感谢我让你们这些乖乖仔找到了人生新的出口。”

 

楚云秀:“......”

 

 

开学考基本就是老师估计班上学生成绩水平的一个方式,好在分班之后第一时间根据成绩调整讲课速度。——但同时也是判断个人成绩,向大家提供抄作业的目标的机会。

 

黄少天看了看左边的班第一,再看看右边的班第三,庆幸以后好抄作业的同时忍不住悲从中来,痛心疾首地质问你们到底是不是人。楚云秀打趣儿说你要再努力一把,名次降到倒数第二,那我们仨基本上就成有序数列了。黄少天:“所以为什么你就认定我不能是正数第二呢?”楚云秀正看着他幽怨的眼神咯咯笑,一转头目光对上一个染了发的男生。那男生对着楚云秀痞里痞气地笑笑,朝她走过来。

 

“秀姐。”他从楚云秀的桌子上抽走她的化学试卷,“是这样的,老头子不是要求我们把考试卷子改了交上去吗?我那张卷子拿不出手啊,把你这张名字改了算我的,怎么样?”楚云秀不动声色地将那张卷子拿回来:“不好意思,试卷我也要交。”男生没说什么,笑了笑,转身走了。

 

“什么情况?哪儿来的傻X?”黄少天凑过来问。

 

“和我一个考场,坐我右边,要拿我的化学试卷抄,当时监考老师正盯着他,我就没给,估计是被记恨上了。”

 

“我记得你前面坐着苏沐橙来着,全校皆知的学霸啊,怎么就找你了?”

 

楚云秀一摊手:“5班叶修是沐沐她哥,一般没人敢惹。”

 

黄少天长长地“哦”一声:“没事,你别怕,要真是个狠的,根本就不会怕什么考试——就像我这样。要不然这样,你叫我一声哥,我保证以后也没人敢惹你。”

 

楚云秀笑两声,正想说算了算了,就看见喻文州往黄少天手里塞了一罐橙汁:“小卖部里刚买来的,还是冰的。”黄少天于是又转过头去和喻文州说话了。

 

楚云秀:......我怎么觉得这气氛不太对劲?

 

 

下课十分钟对于黄少天来说并不是什么玩手机的好时机,奈何徐景熙在QQ里喊他。徐景熙跟郑轩一样是校篮球队的副队,郑轩今天请假没来上课,有什么话都是由他转告黄少天的。

 

灵魂语者:郑轩说那球是他的宝贝,让你别放地上踩。

 

夜雨声烦:我知道那是他宝贝。关键一篮球我不放地上放哪儿?顶头上?我活得还不如一个篮球?

 

灵魂语者:他说教室前面挂雨伞那儿有个挂篮球的网子,你找找。

 

教室前面?

 

黄少天一抬头,不经意间看见上次来找楚云秀的黄毛手里转着个篮球,看着楚云秀笑得不怀好意。还没来得及反应,那染着黄毛的男生就将篮球扔向楚云秀,恰好砸到楚云秀肩膀,楚云秀“咝”一声,倒吸一口冷气,手里的钢笔掉到了桌子底下。黄毛走过来捡起篮球,嬉皮笑脸地一耸肩:“不好意思啊,手滑。”

 

黄少天撇一眼那黄毛,看着楚云秀揉肩,问道:“帮你还回去?”楚云秀摇头,叹一口气:“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黄少天不置可否地一挑眉,心想你平时使唤我不挺顺手吗,正准备撸起袖子冲上去,便听见“砰”的一声,他那个同桌,传说中的优等生喻文州同学,已经快准狠地将一个篮球砸到了对方脸上,不偏不倚,还留了个印儿。喻文州无辜地一摊手,还眨巴眨巴眼:“不好意思,手滑。”黄少天差点儿没笑出声。黄毛被砸得愣了好一会儿,一脸愣逼地看向喻文州。喻文州一扬下巴,对向楚云秀,男孩子声音清清浅浅,听在耳里像含了一枚青橄榄,却又带了说不出的威慑感:“过来,向她道歉。”

 

黄少天看向喻文州,对方恰好也正带了笑眼看他,眉如远山,柔软纤长的睫毛投下一片灰色的影,目光温和又澄澈,却又带了一丝凛冽。黄少天没来由地心悸了一下,突然觉得喻文州有点儿帅。

 

他靠过去小声问:“篮球哪儿来的?”

 

喻文州也靠过来,俯身在他耳边道:“你课桌下面那个。”

 

黄少天:“......”

 

他有些欲哭无泪:“那个是郑轩的,人存了大半月的钱买回来的宝贝。”

 

喻文州:“......”

 

 

03.

 

“楚云秀那事儿,那个男的据说跟校外哪个职高的人有什么牵扯,虽然不一定有那个勇气来闹事儿,但是想想都麻烦,总之这种事是不要管的好。你那个同桌,喻文州,我一看就觉得不是什么能打的。”

 

“不一定吧。我那天半夜还看见他翻出宿舍楼的墙跑到校外去了呢。”

 

“人半夜翻墙你怎么知道的?”郑轩问。

 

黄少天做出一副“我冤枉”的神情:“我跟他一个寝室啊,我睡眠轻,他一醒我就醒了。你们当初怎么跟我说的——喻文州,年级前五的优等生,彬彬有礼谦谦君子,还长得好看,标准别人家的孩子,被列为‘荣中十大传奇人物’之一。这么优秀的人居然会半夜往宿舍楼外面走,我好奇啊!所以我就跟着他,眼睁睁看着他翻墙出去了,你别说那身手还挺熟练的,跟我有的一比......”

 

郑轩眼看着他又要换个话题说个没完,急忙打断道:“这周末班上的聚餐你去不?”

 

黄少天:“下周不是联考吗?比期末考还恐怖吧?不复习?”

 

“据说是末日前最后的狂欢。”

 

黄少天:“......”

 

 

联考只是个借口,想尽一切办法吃喝玩乐才是真的。

 

一行人饭后直接去了KTV,唱歌唠嗑玩儿游戏。

 

楚云秀拿出一副塔罗牌,问黄少天:“黄少,来算个命不?”

 

“不是说塔罗要在安静的地方才准吗?”

 

“...心诚则灵。”

 

黄少天了然地点点头:“意思就是说准了就是它的功劳不准是因为我心不诚对吧?”

 

楚云秀:“......”好烦啊你。

 

“先想好你要问什么问题,塔罗牌能预测的是短时间之内的情况。”

 

“一个月以内的......恋情...方面的吧?”黄少天鬼使神差道。

 

他看着楚云秀洗牌切牌,然后按楚云秀所说的顺序将抽出的四张牌放成金字塔形。

 

“牌一代表求问者——宝剑二,正位:逃避,抗拒作出决定。要诚实面对自己,勇于接受。”楚云秀一边念牌意,朝黄少天眨眨眼,看了一眼左边的喻文州,“牌二代表求问者的恋人——圣杯一,逆位:感情受挫,在感情上遭遇挫折,感到失落;牌三代表彼此的关系——圣杯三,正位,代表着友谊,欢聚和丰收;牌四是未来的发展状况——世界,正位,代表结束,最后的胜利和美好的结局。”

 

黄少天抿唇:“......简单来说就是曲折的happy ending?”

 

楚云秀:“虽然感觉你说的不太对但是似乎也没错。”

 

黄少天转过头问喻文州:“来玩吗?”

 

喻文州莫名想起了以前掰着他的手说“你这人在爱情上会有一个小小的波折”的后桌王杰希,没来由怵了一下,摇头道:“我不信命,我信我自己。”

 

不远处有人在问他们玩不玩真心话大冒险,黄少天应了一声,拉着喻文州去玩游戏。

 

然而他并没有想到喻文州的运气可以这么差。

 

“2号是...?”黄少天问。

 

喻文州举手:“真心话。”

 

“怎么又是你?”黄少天从桌上的卡片里抽出一张,自由提问,于是决定放他一马,“上周一晚上十二点多我看见你翻墙出去了,去做什么了?”

 

喻文州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是在回想,又似乎是寻找什么借口:“...朋友生病,挺严重的,跑出去看他了。”

 

黄少天一副“你以为我会信吗”的表情看着他,喻文州眨眨眼,非常自觉地喝掉了摆在自己面前的一整杯啤酒。

 

“这次是我。”郑轩翻开自己的国王牌,一脸“翻身农民把歌唱”的喜悦,“10号是谁?”

 

喻文州举手:“还是我。我选大冒险。”

 

黄少天:“......”

 

郑轩:“......”

 

他抽出一张卡片:“请从‘向不在场的异性告白’与‘亲吻在场的同性’里选择其一。”

 

黄少天戳了下喻文州:“挺好的诶,你可以试试向2班的苏沐橙告白,成功了荣中女神就是你的了,失败了那也是大冒险的锅,绝对不亏啊哥们儿。”

 

喻文州的脸上没什么表情,他看着那张卡片好半晌,抬起头对黄少天笑了笑。黄少天对他眨了眨眼,扬起的笑意明亮又温暖。

 

喻文州放下卡片,按住黄少天的肩,俯身亲在他的嘴角。

 

黄少天睁大眼,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KTV里光线太暗,移动的灯光暧昧地打在两人身上。不知道是哪个女孩子在唱情歌,曲调柔和甜美,像一颗即将融化的水果糖。

 

空气是凝滞的,周遭一切都失了声,只剩下眼前人的呼吸被放大无数倍,似乎就响在耳畔,化作没有规律的鼓点阵阵,敲乱了不知谁的心律。

 

TBC.

————————————————

 

明早要出一趟远门不知道能不能赶上天天的生日于是先放一部分出来x

评论 ( 18 )
热度 ( 96 )

© uni_言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