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_言尔

是六月雪,是三月蝉。
是千堆雪,是万重山。

瓶颈期,承蒙厚爱。

三生有幸能识你。


日常乱按小红心,打扰很抱歉💦

绑定画手@鱼羹稻饭

最喜欢的太太@打得火热,

【全职/喻黄】七月四日下起了雨[END]

*刀,单方死亡

 

*狗血黄金七点档

 

————————————

 

黄少天撑起了伞,将雨帘隔绝在一尺之外。

 

细雨润湿石板上的苔,将世界氤氲成一幅山水画。

 

他其实不常来这儿,也不大乐意来这儿,通常是自己的姐姐将她一顿痛骂,扯着他的衣领,他才肯放下手中的游戏手柄,在每月四日过来一趟,看看那个传说中他不得不见见的喻文州。

 

家人也不常向他提起这个名字,黄少天问起时,也是欲言又止,只有姐姐皱着眉看他,好几次动了动唇,最后也只是闭了闭眼,转身走开了,像是不忍去揭开一道伤疤。

 

墓碑上贴着对方的照片,被风雨模糊了,依稀是个青年模样,眉眼都是一等一地好看,被雨水晕开也掩不住几分惊艳。实际上就冲着这个相貌,黄少天还是很喜欢喻文州的。有趣的灵魂多了去了,好看成喻文州这样的皮囊却不多见。除了相片和姓名,上面还写了个日期。去年的七月四日,也就是对方离世的日子。

 

去年的七月四日发生了什么?黄少天艰难地皱着眉回想,能想起的隐约只有医院消毒水的味道,除此只剩大片大片的留白,就像是坏掉的电视机,能让他看到的只是卡顿的白屏。

 

一年前他出了一场车祸,醒来后一切如常,独独忘了喻文州,以及有关他的一切。

 

头痛欲裂,引起耳鸣声无休无止。他蹲下身等耳鸣声消失,却听见了另一阵刺耳的铃声。

 

来源于手机日程提醒,大概是他以前还没出事时的某一天设定的。出车祸时恰好将手机交给了朋友,于是保留至今。手机屏幕上两排小字儿,与他一贯啰啰嗦嗦废话多的风格不同,端的简洁明了:七月四日,相遇和相恋的周年纪念日,去告诉喻文州我爱他。

 

七月四日......黄少天从来没有如此迫切地想要知道自己的过往,他只知道自己的记忆空了一块,但因为没有影响所以从不在意,他翻开自己的QQ,微信,微博,甚至是好友空间,妄想从一年以前零零碎碎的信息中还原出一个曾经。

 

喻文州,喻文州,全都是喻文州。他过往的人生里,似乎无一件事不与喻文州有关。

 

回忆铺天盖地涌来,占据脑海心房。

 

从大脑蔓延至心脏的钝痛感仿佛有了实质,利刃一般在他身体里搅动,撕开一片鲜血淋漓。

 

喻文州是谁?他问自己。是我的爱人,他回答。

 

他想起第一次碰见喻文州的时候是七月四日,眉如远山的青年笑得温然,骨节分明的手将雨伞撑在他头顶,他说:“你好,我叫喻文州。”

 

他想起喻文州向他告白那天也是七月四日,对方令人惊艳的眉眼里是掩不住的爱意。

 

他想起他们在一起一周年纪念日也是七月四日,喻文州在失控的大货车前将他护在了怀里。

 

他想起喻文州倒在血泊中,拉着他的手对他说:“忘了我。”

 

七月四日。

 

他忘了喻文州,却没忘掉这个特殊的日子。

 

他也忘不了初见时喻文州对他笑得好山好水,温柔且惊艳。他说,你好,我叫喻文州。

 

END

评论 ( 2 )
热度 ( 12 )

© uni_言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