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_言尔

是六月雪,是三月蝉。
是千堆雪,是万重山。
是存在或不存在的一切。

瓶颈期,承蒙厚爱。

三生有幸能识你。


喜欢的人在置顶。
绑定画手@鱼羹稻饭


做棵梧桐,等凤凰来栖。

【全职/喻黄】队长!停电了,没有空调!!

*看见深夜六十分的关键词随手写个小甜饼x我估摸着没到六十分(←这很重要吗!

 

————————

 

01.

黄少天翻了个身,顺手掀开了夏凉被。

 

热。

 

发尖是湿的,燥热感从胸腔蔓延到四肢甚至是口舌,呼吸也沉重起来,手脚上全是黏腻的汗,大脑一片昏沉。

 

他终于忍不住坐起来,看着房间里的空调发呆。显示屏是黑的。停电了?

 

02.

郑轩被敲门声吵醒的时候是凌晨十二点半,除蝉鸣外本该一片寂静的午夜时分。

 

众所周知,郑轩,大老爷们儿,怕鬼。

 

五声停一秒的敲门声格外诡异,他烦躁地看着宿舍门,只差没往门口撒一把糯米。

 

在心底念叨着不要封建迷信,郑轩强压下快得不正常的心跳,视死如归般打开了宿舍门。

 

哦——黄少天。

 

你半夜不睡觉你敲什么门!!还敲得那么有节奏!!!闲的吗!!!你烦不烦!!烦不烦!!

 

黄少天开口了:“郑轩郑轩是不是停电了啊为什么我房间里的空调开不起来,好热啊,你房间里的呢?”

 

郑轩板着脸看了一眼自己房间里的空调:“你该好好反省一下为什么蓝雨这么多间宿舍只有你宿舍停电。”

 

黄少天陷入了沉思。

 

郑轩关上了宿舍门。

 

滚啊!!!!

 

03.

“我现在应该去找间没停电的宿舍睡一晚,可是郑轩的门已经关了。”黄少天非常冷静地分析了目前的形势。

 

黄少天捂住了脸。这什么塑料兄弟情。

 

然后他想到了喻文州。这当然是个好选择。但是黄少天心里有鬼。大半夜的说自己房间停电然后跑到喜欢的人房间里和他睡一觉,虽然只是字面意思上的睡,但是听起来就不是什么正经人干的事儿。

 

要么待在自己房间被热死,要么没羞没躁地去找喜欢的人睡觉。

 

黄少天陷入了沉思。

 

04.

喻文州被吵醒的时候是凌晨接近一点。

 

喻文州揉着通红的眼睛磨磨蹭蹭地打开了门,饶是脾气再好的人这种时候也是有一点起床气的。

 

直到他往门外看了一眼。门外坐着一个看起来可怜兮兮的黄少天。可怜兮兮的黄少天扬起了脸:“队长!停电了,没有空调!”

 

停电?哪儿?喻文州揉了一把黄少天的头发,半点儿脾气也无。“我去看看。”

 

两分钟后,黄少天等来了一个抱着他的枕头的喻文州:“空调坏了,明天去报修,少天先睡在我房里吧,介意吗?”

 

不介意!!我等的就是这一刻啊!!!

 

黄少天内心波涛汹涌表面风平浪静地乖巧说好。

 

05.

喻文州将枕头放在床上,回过身顺手又揉了一把黄少天乱糟糟的一头毛,从他身旁经过,关掉了灯。

 

黄少天缩在喻文州的被子里闭上眼,感受到喻文州靠近他,温热的呼吸就萦绕在他耳畔。

 

喻文州张开手臂,有些小心翼翼地环住了黄少天的肩,就像是将对方搂在了怀里,而发香恰好就在他的鼻尖,却让他的心也发痒。“少天,晚安。”他说。

 

“晚安,队长。”

 

挨近了的心跳鼓噪如雷,呼吸也纠缠在一起,分不清到底是谁的。

 

“其实空调坏了也挺好的。”两个人如是想。

 

END

 

————————————————

 

其实我觉得都发展到这一步了挺适合写一篇肉的(((别看我,我不会x

评论 ( 14 )
热度 ( 131 )

© uni_言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