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_言尔

是六月雪,是三月蝉。
是千堆雪,是万重山。
是存在或不存在的一切。

瓶颈期,承蒙厚爱。

三生有幸能识你。


喜欢的人在置顶。
绑定画手@鱼羹稻饭


做棵梧桐,等凤凰来栖。

凌晨四点半。

黄少天侧过头,去看灰蒙蒙的玻璃窗外逐渐亮起来的天。

G市的天亮得早,更何况还是在夏休期。天幕边缘的灰蓝,到了中间已渐次褪成月白色。

空调滴下的水打在铁皮的挡雨棚上,啪嗒响。他将头埋进松软枕头,伸手去摸放在床头柜上的耳塞。

其实也睡不着了,但就是不想起床。没意思。

黄少天把枕头立起来,靠在枕头上闭着眼想些乱七八糟的事。

比如上赛季有些遗憾没拿到的冠军,比如下赛季联盟会不会有哪些改变,比如老魏走哪儿去了,比如喻文州现在在干什么。

当然是在睡觉。

他睁开眼,觉得自己挺有病。

是挺有病。他觉得挺想喻文州,但就是不想直接找他。拉不下脸。

然后他听见手机的震动。三声。

喻文州发过来的短信。

“早上好,少天。”

天彻底亮了。

黄少天觉得舒了一口气,胸腔里莫名其妙的情绪散了个一干二净。

——————————

#时间线:四赛季末夏休期

#别别扭扭的我黄

评论 ( 1 )
热度 ( 10 )

© uni_言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