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_言尔

是六月雪,是三月蝉。
是千堆雪,是万重山。
是存在或不存在的一切。

瓶颈期,承蒙厚爱。

三生有幸能识你。


喜欢的人在置顶。
绑定画手@鱼羹稻饭


做棵梧桐,等凤凰来栖。

【全职/喻黄】S_A_J [END]

*双向暗恋梗w小天使的点文@随风飘的烂单 

  

*“SAJ表白法则”来源于日剧《四重奏》

 

 

00.

 

SAJ表白法则

好き(すき)です。(Suki)我喜欢你。

ありがとう。(Arigatou)谢谢。

冗談(じょうだん)です。(Jyoudan)我开玩笑的。

S—A—J

其实是胆小鬼的代名词。

 

01.

 

“31。”郑轩深吸一口气。

 

“31到34。”气氛异常紧张,徐景熙看一眼手机屏幕,将目光缓缓移向黄少天。

 

“那中间不就32和33两个数了吗?”黄少天嘟囔,“二分之一的概率,本剑圣的运气不可能这么差。32!就猜32!”

 

“恭喜黄少!”徐景熙眉毛一挑,“就是你了,32!接受惩罚吧!”

 

“黄少天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也有今天卧槽哈哈哈哈哈哈哈!”

 

数字炸弹真是一个恐怖的游戏——特别是遇上这群恶魔的时候。黄少天腹诽,顺带捂住了郑轩的嘴。“罚酒可以吗?”他问。

 

“喻队交代说不行。”徐景熙回答。

 

“靠,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他说不行就不行啊?”

 

郑轩挣开了黄少天的手,学着喻文州的样子微笑道:“为了避免少天出现上次那种情况,劳烦你们帮我看着他点儿,别让他喝酒。”

 

黄少天这个人喝醉的时候是会发酒疯的,而且发得很不一般。倒不是说垃圾话的量变多了,也不是突然沉默如周泽楷,而是戏精附体——在喻文州所说的“上次”,他拉着喻文州的手,单人演了一出“情深深雨濛濛”。

 

黄少天:“上次是喝多了,我这次就输这一次!我就喝一杯!绝对不会有事!”

 

郑轩“呵呵”:“你上次也只喝了两杯。”

 

卢瀚文拿着手机清了清嗓子:“首先说明,不是我录的啊,是队长发给我的。”他说着按下了手机上的播放键,里面传出了黄少天又深情又悲伤的声音:“...无情!你残酷!你无理取闹!...那你就不无情?!不残酷?!不无理取闹?!...我哪里无情?!哪里残酷?!哪里无......”

 

“关掉!”黄少天恶狠狠一眼瞪过去,“小屁孩儿回家做作业去,别跟着大人在KTV瞎闹!”

 

“诶,我错了。”卢瀚文委委屈屈地关掉录音,“我不回去嘛。”

 

“总之你看见了,罚酒是不行的,请您安心受罚吧,黄少✧(≖ ◡ ≖✿ ”郑轩说着,对黄少天抛了个媚眼。

 

黄少天哆嗦了一下,搓掉一身鸡皮疙瘩:“行行行你说快说快说,哎呦恶心死了放过我吧不就一个惩罚吗你何必这么折腾人呢......”

 

郑轩和徐景熙对视一眼,“嘿嘿”笑两声:“很简单,你动动手,用你号码给队长发个短信就行,内容我们写。”

 

“我觉得不行,人家现在可是在冯宪君那儿开会。...哎冯主席也是过分,昨天刚放夏休今天就把人喊去开会......”

 

徐景熙看一眼手表:“近十点了,再晚的会也开完了。”

 

“而且你放心,喻队是一个有着开会时手机关静音的好习惯的人。”郑轩接道。

 

黄少天沉思了一会儿。“行吧。”他说。

 

 

一分钟后,拿着手机的黄少天陷入了沉默。上面是郑轩给他编好的短信——“队长队长队长,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但是!其实!真的!从蓝雨拿到冠军的那一刻,我才后知后觉地发现,我喜欢你!!!!!”

 

明显的恶作剧语气,却阴差阳错地写出了他无法说出口的话。

 

他盯着那个绿色的发送键,犹豫半晌下不去手。

 

没必要纠结啊。只是个无伤大雅的小玩笑而已。

 

就当是一个大冒险的游戏。游戏的结果是,成为恋人,或者连朋友都做不成。

 

如果喻文州当真了呢?如果喻文州其实也喜欢他呢?如果喻文州不喜欢他呢?

 

他闭了闭眼,按下了发送键,鬼使神差般。

 

就说是在开玩笑吧。

 

 

00.

 

【比悲伤更悲伤的事是什么 是你带给我的空欢喜】

 

 

02.

 

喻文州接到短信的时候,离他家不远的广场的报时钟刚好响起,声音穿过城市交映的灯光与层叠的楼房,被夏夜燥热的风送到他的耳边。他在心里默默数数,十下,晚上十点。

 

然后他打开了手机,一条短信,“队长队长队长,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但是!其实!真的!从蓝雨拿到冠军的那一刻,我才后知后觉地发现,我喜欢你!!!!!”

 

发件人是黄少天。

 

喻文州:“......”他失笑,很明显是跟郑轩他们玩了什么奇奇怪怪的游戏。

 

 

半个小时后,喻文州接到了电话,让他来把黄少天接走。

 

接走?喻文州对着电话不知说什么好,勉强压下了心头不太好的预感。

 

等他赶到KTV门口时,看到的是一左一右的徐景熙和郑轩,后面跟着蹦蹦跳跳的卢瀚文,中间驾着——一个睡着了的黄少天。

 

喻文州:“......他喝醉了?”

 

郑轩无奈地一摊手:“不怪我们,可没人灌他酒啊。是他自己玩游戏输了,然后一屁股坐到沙发上,没注意把桌上的酒当果汁喝了。一满杯啊,一口闷,真英雄。——然后我们发现他居然真的是一杯倒。”

 

徐景熙将黄少天交给喻文州:“队长,你和黄少住得比较近,麻烦送他回去吧,我们先把小卢送回家。”

 

喻文州看着三人走远,背起了黄少天。

 

他想起上一次背着人这么走的时候还是一年前的事儿了。

 

 

————

 

那一次也是黄少天喝醉了,喻文州没有打车,而是背着他回家,一路上听着他又笑又闹,最后哭唧唧地跟他说“你无情!你残酷!你无理取闹!”喻文州哭笑不得地将那段儿录了下来。

 

到后面,大概是闹得累了,黄少天将下巴磕在喻文州肩上,一反常态地没有叽叽喳喳地闹腾,嘴唇附在他耳边,一遍遍呢喃:“队长,我喜欢你...喻文州文州州州州,我好喜欢你呀......”

 

喻文州也就一遍遍地应:“我知道,我也喜欢你。”

 

黄少天嘿嘿笑:“那我们在一起啊。”

 

喻文州抿着嘴角笑,一腔温柔倾注,他说:“好啊。”

 

他背着黄少天走过夜深时寂静的城市,穿过城市里低语着的风,听风里载着的谁人的思念(*)。从KTV到黄少天家里的距离并不远,但他走得很慢,也走了很久,仿佛是从冬走到夏,从青丝走到了白头。他甚至天真地想,要是时间就此停下就好了,只有他和黄少天两个人,而黄少天对他告白了,他们互相喜欢,他们约定会在一起。

 

但是酒后的话怎么可以当真。

 

第二天醒来的黄少天一脸愣逼地看着客厅里做好早饭等他的喻文州,满脸“你为什么会在这儿昨晚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至于那个乌龙一般的告白,在被喻文州旁敲侧击地问起“还记不记得昨晚说了什么”时,他眯着眼摇了摇头,表示完全不记得。

 

喻文州的自信从来不会在黄少天身上奏效。他不敢肯定黄少天是否真的喜欢他,于是便断定那个告白只是失言。

 

————

 

 

他再不敢听到黄少天对他告白,他怕黄少天后来又否认,落得满腔空欢喜。

 

00.

 

【用疑问句回答疑问句的时候一般就是说中了】

 

03.

 

黄少天在喻文州背上转醒,他看着喻文州的耳朵就在眼前,眨了眨眼,冲着喻文州的耳朵吹了口气。

 

喻文州僵了一下,笑着回他:“别闹。”

 

黄少天抱着他的脖子继续烦他:“队长队长,你知道SAJ是什么意思吗?”

 

“什么?”

 

“就是日语‘好き(すき)です。(Suki)’‘ありがとう。(Arigatou)’‘冗談(じょうだん)です。(Jyoudan)’三句话的罗马音首字母。”

 

“什么意思?”

 

“我给你做个示范啊,比如说,我对你说我喜欢你,你会回什么?”

 

喻文州沉吟:“我也喜欢你?”

 

黄少天缄默了一瞬,然后他说:“不对,你应该说‘谢谢’,表示委婉拒绝。”

 

喻文州垂下眼帘,交错的睫毛如轻柔的羽,盖住眼里的黯然失落。“然后呢?”他问。

 

“然后我就可以说,我是开玩笑的。这样我们就还可以继续当朋友,你依旧是我最好的队长,是我最好的朋友,你永远不会知道我喜欢你这件事,你也不会讨厌我......”

 

“少天。”喻文州打断他,“你喝醉了。”

 

“我没有...好吧,是,我是喝醉了,那又怎样,喜欢你这件事是事实啊,我不会撒谎,你知道的。”

 

“我也不会撒谎。”

 

“喻文州。”黄少天的声音突然冷了半度,“你放我下来,我现在非常清醒。”

 

喻文州放下他,与他面对面,他清晰地看到黄少天的眼角还有酒精所染的绯红,但他的眼神清亮又透彻,明显是已经酒醒了。

 

“不要开玩笑。我问你,你喜欢我?”

 

“你认为我不喜欢你?”

 

“你喜欢我?”

 

“我爱你。”

 

“不是开玩笑?”

 

“为什么开这种玩笑?”

 

黄少天凝视着喻文州,压低声音问:“如果我也喜欢你呢?我说真的,我也喜欢你。”

 

喻文州的手指抚过眼前人的眼角眉梢,穿过他的金发,最后捧住他的脸,稍稍低下头,轻吻他的嘴角:“那我希望我的下半生有你陪在我身边,以恋人的身份。” 

 

【END】

 

——————

00.里的内容摘自日剧《四重奏》

(*)前的内容改自《星雨之夜》歌词

评论 ( 14 )
热度 ( 82 )

© uni_言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