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_言尔

是六月雪,是三月蝉。
是千堆雪,是万重山。

瓶颈期,承蒙厚爱。

三生有幸能识你。


日常乱按小红心,打扰很抱歉💦

绑定画手@鱼羹稻饭

最喜欢的太太@打得火热,

【全职/喻黄】写给2035年的你[END]

◎我回来啦!

 

◎高考前盲狙的全国卷一,结果今天才开始填x

 

◎小甜饼,愿博君一笑

 

————————

 

01.

 

“时光瓶啊……十年后那就是2035年,我35岁,步入中年了,日复一日地做着不喜欢的工作,那时候打开时光瓶再看看现在还年轻的时候写的信,感叹一下时间流逝风华不在,叹息一下已经不是当年那个还能打竞技的年龄了……噫——真是恐怖。”

 

“这个……”售货员有点不知所措地看着眼前这个带着口罩的喋喋不休的青年,一时想不起来这种情况应该作何反应。想想觉得对方说得有理啊,把现在发生的事写下去,十年后发现当年所拥有的东西已经失去了——除了伤感之外的确没意义。

 

然而想是这么想的,她不可能这么说。将目光转向另一个与其结伴而来的青年,她清了清嗓子:“两位先生感情很好吧?其实,两位也可以互相写给对方啊,十年后看到十年前的朋友写给自己的信,是一件非常令人感动的事啊。”

 

写给喻文州吗?那应该是男朋友。黄少天眯眼想了想,拿手肘碰了碰喻文州:“怎么样?”

 

喻文州万年不变地依着他:“挺好的,少天如果喜欢的话,我们就写给对方吧。”

 

02.

 

黄少天杵着下巴,手上的笔转了好几转,信纸还停留在开头那一行。

 

该怎样称呼喻文州?虽然在一起一年了,但平时都是直接喊队长,十年后...十年后就已经不是队长了,而且太普遍,一点也表现不出自己的特殊性。

 

“喻队”太生疏;“心肝儿”“宝贝”太肉麻;“文州”——老叶似乎也是这么叫的;“老公”?噫——黄少天这么想了想,激出一身鸡皮疙瘩。

 

钢笔点下的墨晕染开一片珍而重之的欢喜,他终于肯提笔:我亲爱的喻文州先生。

 

03.

 

喻文州的手指着敲打着桌面,陷入了本不应该属于他的纠结。

 

与黄少天大半天不知如何下笔不同,他已经在信纸上密密麻麻写满了一整页。是不是太啰嗦了……?他拿钢笔将信纸上的文字一行行划掉,最后皱着眉重新拿了张信纸。

 

大概是跟黄少天在一起久了,话也跟着变多了。活到了二十五岁,认识黄少天几近十年的喻文州同志,突然在这一刻,深切地理解了黄少天话多的烦恼。

 

说起来,话多如黄少天,不知道信上该写了多少废……情话。

 

04.

 

喻文州本人是非常讨厌偷看其他人的东西的人的,特别是未经允许私自查看他人信件的人,他从幼儿园小女生写给他的情书被母亲偷看到于是莫名其妙被意味深长地拉去谈心时就已经坚定了这一想法。

 

这真是可耻。

 

念着可耻的喻文州光明磊落一点也不像是在偷看地拉开了黄少天书桌下的抽屉。

 

“我们终将变成自己所讨厌的那一类人。”他想起了在x博上看到的这一句话。

 

变成了自己所讨厌的人的喻文州打开了黄少天的时光瓶,拿出了那张信纸。

 

他想过无数种可能,每一种可能里的黄少天都在会在信纸上写满了字,也许是表达爱意,也许是倾诉思念,也有可能是讲述现在的日常,在一起多少天,发生了什么事,过着什么样的生活。

 

但是出乎他的意料。

 

只有四句话。

 

“我亲爱的喻文州先生:

 

即使是在十年后的今天,我也依然爱你。这是我唯一可以确定的事。

 

你的黄少天”

 

 

 

你的黄少天。

 

我的黄少天。

 

05.

 

黄少天倚在门框上打了个哈欠,最终忍不住问了句:“看够了?”

 

喻文州一僵,然后迅速整理好自己的表情,回过头:“少天。”

 

“不厚道呀队长。”黄少天晃着头笑,窜到喻文州身旁。他从对方手里拿走那张信纸,又翻开喻文州的抽屉:“等价交换。”

 

喻文州任他翻:“那就等价交换。”

 

“咳。”黄少天清清嗓子,展开喻文州的信,“少天——哇好冷漠的称呼——展信安。转眼又十年......”

 

“少天:

 

展信安。转眼又十年,而现在正处于十年前的我,无法获悉这十年里发生过哪些事,也无法知道十年后的我们又是怎样的。

 

实际上现在的我,回想我们一同走过的这一年,依旧觉得不太真实。从训练营到后来告白成功再到现在在一起一年有余,我仿佛是做了一场梦,梦中的你是风,是云,是天,是光,是奢望,是可望而不可即。并不是妄自菲薄,只是因为太喜欢你,便总疑心我太差。所以提到十年后,我最先想到的是,那时候的你是否还喜欢我——或者说,是否还愿意和我在一起。并非不信任你,而是因为对方是你,所以患得患失。

 

若这时的你仍喜欢我的话,是我三生有幸且死而无憾。

 

若此时的你已心有他属......那我该怎样做才能让你重新喜欢我呢?

 

喻文州”

 

 

确定与不确定,啼笑皆非的默契。

 

黄少天拿着信纸晃了晃,最后揉成一团:“不行啊队长,不合格。”

 

喻文州看着青年笑笑,眼神温柔得一塌糊涂:“是,我的错。”

 

“这个不算,你得重写。”

 

“好。”

 

“还有,喻文州我告诉你。”黄少天突然扑过去抱住喻文州,下巴磕在他肩上,“别以为再过十年我就不喜欢你了,我是要赖你一辈子的,一辈子懂吗?就是说,只要我还活着,那你就是我的。”

 

 

 

The END

 

---------------------------------------------------------

 

太久没写了手生见谅,不知所云啊不知所云

 

 
好想写be啊x

B萌大家有空的话去给天天投个票吧ww(再带一下鱼鱼就更好啦

评论 ( 2 )
热度 ( 28 )

© uni_言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