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_言尔

光是活着就已经耗费全力了。

复健期,承蒙厚爱

绑定画手@鱼羹稻饭

【全职/双花】Mars[END]

◎微喻黄,所以加了tag,如有不妥请告知我删除

◎时间线:第十赛季之后

◎不太考究,欢迎指错

◎希望小哥哥小姐姐们都收到了理想大学的通知书,也祝中考的小天使们都考出理想成绩!ww

————————————

01.

张佳乐隔着老远就看到了孙哲平。

诚然,打了这么多年游戏,张佳乐的视力好不到哪儿去,换成其他人坐观众席上,他不一定能认出来。但那是孙哲平。他太熟悉孙哲平了,连他内裤穿什么尺寸都知道——当然这是个意外。更何况,孙哲平嘛,眉还是那个眉,眼还是那个眼,这么多年都不带变的,唯一不同的是,身上的队服换了个样式——义斩的。看着陌生,有点儿扎眼——字面意思上的扎眼。

张佳乐恍然间觉得有点儿心口疼,突然想不起来这几年是怎么走到现在的。他夸张地捂着心口往林敬言身上靠,“哎呦”一声:“我有预感,今天这比赛得出事儿。”林敬言没来得及躲开,便由着他闹:“你预感就没准过。”

张佳乐:……

的确他在第九赛季说过“我有预感我们这次肯定能拿冠军”来着。

愣神间,他觉得观众席上有人在看他。不是一般粉丝的那种看,是目光灼灼,强烈到让人不能忽视的视线。可他回过头去时,又什么都没有。

02.

然而林敬言还是低估了张佳乐。

这人他妈就是个货真价实的幸运E。

饶是林敬言这样崇尚科学从不封建迷信的当代青年,也忍不住怀疑张佳乐是不是中过什么诅咒。

说好话狂立flag,说凶兆一说一个准。好的不灵坏的灵。

按理说像义斩这样的小战队实际上占不了霸图多大便宜,稍不留神就是个10:0,谁输谁赢都没悬念的。出乎意料所有人的是,义斩战队这次居然和霸图战平。5:5。

会在团队赛里看见孙哲平本身就已经很出人意料了,更何况打到最后只剩一个残血的再睡一夏和半管血的百花缭乱。

喻文州在看台上支着笔皱眉:“孙哲平前辈…变化很大啊。”

黄少天点头:“变得有点不太像他……真的不是被附身了吗?这是个假的孙哲平吧?卧槽哪里来的妖怪敢惹招惹我们家大孙……”“我们家大孙”后面的话被喻文州似笑非笑的眼神堵了回去,黄少天干巴巴笑了笑,改口道:“我们乐乐家大孙。”

众所周知,孙哲平的风格,充分提现了狂剑士的“狂”字,端的是一往无前,拿命拼命以血换血,仿佛不知道什么叫畏惧。

而此次比赛的再睡一夏却谨慎许多,收敛了不少,避让次数明显增多,弯弯绕绕的周旋也比以前多。就像是突然变了个人。

张佳乐这一场打得十分吃力。他知道与他作战的是谁,那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同他并肩作战几载春秋,撑着百花一路走下来的同伴。曾经的同伴。

但他只觉得陌生。

对方清楚地知道自己有哪些习惯,会用哪些套路,可他却摸不透孙哲平现在的风格。

每一个操作都出乎他的意料,他甚至不知该如何将此时的局面打破。直到“荣耀”两字出现在他的屏幕上,他还在疑惑:对面那货真是孙哲平?

他败给了对对方的熟悉感。

从赛场上下来,张佳乐逃过了记者会,在洗手间跟黄少天瞎侃。

张佳乐:“我都能想到明天报纸的标题了,'昔日搭档战场重逢,激烈对决背后是为胜利而战的决绝还是为了友谊的退让'……”他说着,自己捂住了半张脸。

黄少天在电话里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地调侃:“你别不是几年没看见心上人了一时间尽想着犯花痴,这才被人压着打吧?这点儿自制力都没有,丢人啊乐乐。”

张佳乐喜欢孙哲平,单方面暗恋。

张佳乐心说哪儿能啊我是真打不过,然后脑子犯抽地回答:“这你就不懂了吧,你和喻队是队友嘛,但我和大孙不是啊,我们现在是对手,那我在战场上遇见自己暗恋对象了不得放放水吗……”“吗”字还没说完,张佳乐的手机啪一下掉地上,只剩开了免提的手机里黄少天的声音在“喂喂喂喂喂”。

卧槽。

张佳乐看着洗手间门口,整个人都是僵的。

孙哲平。

03.

联盟传说黄少天的垃圾话重在量多不在质优。

放屁。张佳乐想,那是你们没听过。

他至今依旧清楚地记得黄少天一双眼睛瞪得跟黑猫警长似的一脸惊诧说:“靠乐乐你怎么这么想不开要去喜欢孙哲平,我都觉着孙哲平喜欢你的概率就跟那行星间那什么力……”

喻文州在一旁适时地补充道:“行星间引力。”

黄少天:“对,孙哲平喜欢你的概率就跟行星间引力突然增大完了火星哐当一下撞上地球的概率是一样一样的你知道吧?当然我不是说你有哪方面不好,的确你也和大孙当了好几年搭档有点感情,但是大孙他一看就不是那种gay里gay气的人啊……”

张佳乐哦。你以为你和喻文州长得gay里gay气很了不起哦。

但此刻张佳乐已经没有心情去腹诽黄少天的垃圾话了。孙哲平——他的前任…队友,正坐在他对面,拿勺子搅着杯里的咖啡,刚才的胡言乱语不知道听到了多少。

他们对着一张桌子寒暄,内容无非是最近过得怎么样新的战队怎么样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张佳乐是联盟少数几个能与黄少天友好相处的人之一,原因在于他同样跳脱的性子。但他现在跳不起来了。他最终还是哆哆嗦嗦着一颗心,堆笑问:“大孙啊,我刚才在厕所里说的电话…你听到了吗?”

孙哲平点头,喝了口咖啡,格外淡定:“听到了。”

张佳乐心里咯噔一下,心不在焉地也跟着喝了口咖啡:“听到了多少?”

“我已经知道了。”孙哲平说,“关于你喜欢楼冠宁的事儿。”

张佳乐:噗——

张佳乐:?????

张佳乐:啊——???

04.

孙哲平皱起一双好看的眉,神情格外肃穆:“我刚一进去,就听见你说'那我在战场上遇见自己暗恋对象了不得放放水'。”

张佳乐:所以我怎么就喜欢楼冠宁了呢?

所幸张佳乐此人记性极好,他很快想起他在单人赛里和楼冠宁有过交手。但他那不是赢了吗?谈不上“放水”两个字啊?

他神色复杂地看一眼孙哲平,深刻地为其语文老师感到悲哀。

他还正纠结该怎么和孙哲平开口解释,犹犹豫豫道:“那个什么啊,我其实不喜欢楼冠宁,我那个……”话说一半儿,便看见孙哲平也犹犹豫豫地开口:“既然你不喜欢他,那我就直说了。其实我觉得,你跟楼冠宁不合适。”

张佳乐:“不是,都说我不喜欢他了还有什么合不合适。”

孙哲平:“那你觉得我怎么样?”

张佳乐便抬头盯着孙哲平看。须知学生时代的张佳乐虽然一心向荣耀,但是作文写得是很不错的,用他老师的话来说,“颇有其相貌所表现的忧郁风格”。然而此时看着孙哲平的眉眼,什么仪表堂堂风华绝代全丢在了脑后,半天憋出来三个字:“挺好的。”想了想,似乎是觉得太敷衍,又添了两字儿,颇认真:“真的挺好的。”

孙哲平不置可否地点点头:“我还觉得,我跟你在一起,比你跟楼冠宁在一起合适。”

张佳乐眨巴眨巴眼:“我也觉得。”

“更何况,”孙哲平舒了眉眼笑,眸子里有熠熠的光,“更何况,我喜欢你。比其他的任何人都要喜欢你。”

张佳乐深吸一口气。

他听见“砰”的一声,就像是火星撞上了地球。

the end

————————

楼冠宁:所以到底关我什么事。

——————

啊烂尾了x就很丧,以后再改吧orz

以及那个黑猫警长就是,“眼睛瞪得像铜铃”……

评论 ( 4 )
热度 ( 40 )

© uni_言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