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_言尔

光是活着就已经耗费全力了。

谢谢喜欢这么咸的我w

复健期,承蒙厚爱

头像是我家宋小宝写的。

绑定画手@鱼羹稻饭

【APH/露中】回溯[END]

◎warning:ooc无脑小甜饼

◎虽然加起来不到两千字但也算是双更了快夸我!(你要点儿脸x

————————

我梦见了俄罗斯的冰雪,梦见了西西伯利亚平原。

草尖上凝着冰珠,乱石飞沙,天地间混沌一片。

平原广阔无垠,铺开没有边际的灰暗,天空压得很低,厚重如同帆布。在这样广阔的一片灰暗中,他的出现却一点也不显得突兀。

银色头发的小孩子们唱起了歌,他们拉着手围成圈又唱又跳。他就站在孩子们中间,抱着金色的向日葵,头发和围巾一样乱糟糟的,是温暖的浅棕色,而眼眸深邃如同贝加尔湖。他看向我,眉眼俱带笑,似乎是在说着什么。我凝神去听——“我亲爱的……”

后面的话被风声盖了过去。

他在说什么?

我极迫切的想要听清,向他跑去。风如利刃,刮过我的脸颊。

孩子们都停下了动作,只是静静地站着看向我,每一张,每一张面孔都格外熟悉。

他也在看着我,目光温柔得一塌糊涂。“加入我们吧。”他说,声音带着蛊惑人心的魔力。

我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了,我的灵魂仿佛是第三个旁观者,我甚至能清楚地看到自己的嘴唇开合,说着自己听不懂的话:“抱歉,......,你知道的,我是独立的个体,我有自己的路要走,我更希望我们之间可以是‘和而不同’的……”

我一边说,却看见他一点点消散,眉眼,嘴唇,脊梁,一点点化为细沙,和周遭的灰暗融为一体。我终于听清了,他说:“我亲爱的小布尔什维克。”

“即使这样,我依旧爱你。”

……

我从梦中惊醒。天光乍明,鸟儿的鸣啭声响在窗畔。身边的人正凝视着我,温暖的浅棕色的发,深邃如贝加尔湖的眸子,那里面盛开着紫罗兰。

“早安,小耀。”他说。

“早安,伊万。”

the end

——————

不知道大家看懂了没orz

大约是上个冬天的时候,是真的梦见自己在俄罗斯的西伯利亚平原上,什么都看不清,只觉得冷,特别冷。

醒来发现被子被我踢到床下去了(。

评论 ( 4 )
热度 ( 15 )

© uni_言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