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_言尔

是六月雪,是三月蝉。
是千堆雪,是万重山。
是存在或不存在的一切。

瓶颈期,承蒙厚爱。

三生有幸能识你。


喜欢的人在置顶。
绑定画手@鱼羹稻饭


做棵梧桐,等凤凰来栖。

【全职/喻黄】情书[END]

◎又名:闹着玩玩儿

◎warning:ooc无脑小甜饼

◎时间线:大概退役后

◎好久不见

——————————

黄少天在家里找到了喻文州留下的第810封情书——在喻文州不在的这段时间里。

黄少天和喻文州在一起810天,按理说就应该有810封情书。这是喻文州的习惯,每天一封情书,写好后就放在不知哪个旮旯里,等着落了一层灰后被眼尖的剑圣大大发现,打开一个意料之中同时又是意料之外的惊喜。

二十多岁才陷入初恋的男人,不知道哪儿来的这些浪漫的小心思。

第810封情书是用蓝色信封装着的,右下角有一个手绘的小剑客,头顶咕噜咕噜冒文字泡。信封拿在手里沉甸甸的,颇有些违和的质感,似乎除了信纸还装了什么其他的东西。

但黄少天不太想看。

他和喻文州分手了,黄少天提的。

喻文州是一个会在生活与爱情中无限包容恋人的人,像这样的人似乎是不会与黄少天产生什么矛盾,更何况他们确定关系接近三年。

然而事情就是有这么不凑巧。一开始只是稍显激动的争论,黄少天也只是顺带着发了下小脾气,不经意就提了“分手”两个字。但喻文州说了“好”。

他只想着这么闹一闹,被自己的恋人哄一哄就好,但他真没想到喻文州就这么给面子——说分就分!挽留的话都没有!

八成儿是变心了。

黄少天气不过,对着信封冷笑一声,将它从中间对折——然后撕掉。

有什么东西“哐当”一声掉在木质地板上——一枚戒指,泛着银色的光泽。职业选手的素养让让黄少天对此只花了不到两秒的时间去反应,他捡起戒指细细打量。

普通款式的指环,不是冠军戒指,更像是订婚戒。外圈有蓝雨“剑与诅咒”的队徽,内圈刻了“YH”两个字母。他试着戴在自己左手的无名指上,仿佛是量身定做,大小刚刚好,一点也不差。黄少天突然觉得自己的心跳停滞了一拍。

他这才想起刚刚那封被他撕成两半后差点扔进垃圾桶的信纸。

上面只有寥寥八个字——“少天,我们去荷兰吧。”

这是活了二十多年的剑圣大大第一次被人正儿八经地求婚。他理所当然地想起当初喻文州对他表白的时候——

“...都听少天的吧,你要是哪天不喜欢我了,就跟我说一声,我一定不会拒绝。”

傻子。

他打开手机,极熟练地拨出一串号码。

“喻文州。”

“我...是。”他听见对面人的声音一瞬间滞了一滞。

“今天天气挺好啊。”

“嗯,很晴的天。”语气有些小心翼翼。

“那什么...你最近有空吗?一起出去玩玩吧,走远点儿,你看荷兰怎么样?”

“少天想去的话,什么时候都可以。”

“还有啊...”黄少天犹豫了一下,“我有点想你了。”

电话里一瞬间静下来,只听得见嘈杂的呼气声。

“那就...”喻文州说,“回到我身边吧。”

the  end

——————————

叶修:你们不是昨天才分手吗怎么今天就复合了?

苏沐橙(感慨):不懂了吧,这是年轻小情侣之间的情趣()啊
————————

注:
①荷兰是第一个同性恋合法国家

②订婚戒一般戴中指或无名指,但是无名指有共结连理的意思,所以这里写的无名指

————————

其实这个梗原来是想这么写的:

喻黄因为某些事情分手一年后烦烦在家里找到了喻文州写的情书,犹豫之后把戒指用线串好戴脖子上。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天天出门被车撞了()而且撞他的人恰好是喻队,醒来之后失忆了。然后喻队就哄他我是你男朋友啊你看你脖子上还有我送你的戒指呢balabala然后鱼又追回了天天,破镜重圆happy ending
总之就是一个剪不断理还乱的狗血故事。

但我懒得写(。)

评论 ( 2 )
热度 ( 56 )

© uni_言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