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_言尔

是六月雪,是三月蝉。
是千堆雪,是万重山。

瓶颈期,承蒙厚爱。

三生有幸能识你。


日常乱按小红心,打扰很抱歉💦

绑定画手@鱼羹稻饭

最喜欢的太太@打得火热,

【全职/喻黄】末班车,花与麦芽糖【END】

◎题目来自拿不拿的专辑

◎无脑甜

◎国庆节快乐啊。

————————

末班车。

01.

一,二,三。

黄少天从公交站站牌的前面往后踏了三步。就是这个角度,从这个距离看过去,恰好能看见那个少年的背影。他坐在站台的椅子上,倚着站牌,书包搭在肩上,手里拿着记单词的本子,路灯灯光也偏爱他,恰到好处从他发顶滑落到发梢,昏黄色被映成浅金。

你或许没见过,可当你真真正正看见时,不得不感叹有些人真的是上天的宠儿。他们有着近乎完美的面孔,五官是精雕细琢出的艺术品,气质是松兰或瑜瑾,世间万物都只能作陪衬。

那个少年便是这样的人。文人墨客的笔写不出他万分之一的好,绘者的画卷多添一笔都是亵渎。

所以并非黄少天犯痴,世人皆爱美,他也不例外。

最后一班601路公交车摇摇晃晃到了站,车是老车,一停就吱呀呀地响,屁股后面尾气直往天上冲,恰好能惊动椅子上看书的少年。黄少天眯眼,低头拿出手机,看准了时机也往公交车上走,像模像样地专注打游戏,果不其然撞上了同样只顾着记单词的少年。

他手里的本子也就不小心掉在了地上,黄少天哎呀一声,一迭声地道歉,一边捡起了本子:“不好意思啊同学,我这走路不看路的,无意冒犯,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啊……”趁着说话的空当,手里不经意般翻到封面:高二二班,喻文州。目的达到,他将本子还给喻文州,冲他咧嘴张扬地笑,三步并两步上车,仿佛刚刚真的只是发生了一个小意外。

02.

一,二,三。

这是喻文州转学过来的第三周,也是他第二十一次在十点钟的晚自习下课后等末班车时注意到那个站牌后偷窥他的少年。

比起愠怒或惊恐,他更多的是兴味。因为相貌,他并非没有被人这样打量过——但多半儿是小姑娘们含羞带怯的目光,像这样明目张胆地望过来,目光赤/裸/裸将他从头扫到尾的,这是第一个。——他估计还以为自己不知道——那我也就装不知道。

601路车姗姗来迟,喻文州拿起单词本往车上踱,余光撇见少年拿出手机,路也不看,只往他身上撞。

喻文州:……

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看他“不小心”撞掉了本子,又“诚惶诚恐”地道歉,喻文州趁他弯腰捡本子的瞬间快速瞄了一眼对方校服领子上的校牌:高二八班,黄少天。

噢,是你。

喻文州坐在公交车第三排的位置,恰好在黄少天后面。能看见他戴着耳机靠着窗浅眠,呼吸声又轻又软。

时间是晚上十点半,地点是601路末班车,灯光是暖黄色的,气氛是不尴尬也不浪漫的恰到好处的恬静,而人物,是看着黄少天的他和有一点可爱的黄少天。

————

花。

03.

和家里商量商量,放学时间太晚还是打算住校,搬宿舍时间太晚没办法分到同班,拾掇拾掇行李拿起人员表细细看——哎呀,喻文州。黄少天惊了,巧啊哥们儿,这是上天鼓励我泡你啊。

事情发生太突然见面礼来不及备,噔噔噔跑女生宿舍楼下冲上面大喊:“苏沐橙!!沐姐您在不?沐姐您回个话诶帮个忙呗!”

“黄少天你再吵信不信我一盆水泼下来!”不知道是住哪间寝室的姑娘忍不住嚷嚷起来。苏沐橙推开窗:“怎么了?是和王大眼儿打架输了还是和叶没脸儿打架输了?”

黄少天:“……笑话,我能打不过他俩?——就上次那谁,送你的好大一捧玫瑰还在不?”

“哟,是要追哪家小姑娘?”

“哪家小姑娘都不追,玫瑰您给我抛一枝下来呗,一枝就行。”

“噫——”刚刚嚷嚷的姑娘们又开始嘘气,“快看黄少天要撩人妹子了。”

红玫瑰轻轻巧巧从空中落到黄少天手上,刺儿太软伤不了他指尖,花瓣太艳衬得他手指白皙如玉。

好一翩翩少年郎。

04.

和家里商量商量还是搬了宿舍,喻文州拖着行李箱进门,首先看见的是杵在门口发呆的黄少天,对方手里把玩着一朵红玫瑰,愣神间被他拖箱子的动静惊着了,抬头下意识对他一笑,好看得耀人眼。

八风不动地收拾东西,八风不动地差点砸到自己的脚。黄少天无事献殷勤地凑过来说要帮忙,他也接受了好意。

东西打理完之后,回头看见黄少天还是带着笑意看他,眉毛轻轻往上挑,桃花眼勾出三分不正经,他开玩笑般将手里玫瑰递给喻文州:“同学,美人配玫瑰,你太适合它了。”

喻文州接过,顺手插进黄少天书桌上的笔筒里:“那这样看来,少天更适合它。”

————

麦芽糖。

05.

“是这样的,既然是暗恋,就要隐晦到仿佛他只是普通好友中的一个,但又若有似无地表现出对他的好感……”

“比如,你想给他一颗糖,你就要给他周围所有人,让他觉得,他只不过是他周围所有人里恰好被分到糖的其中一个。但你可以借着给糖的机会找他说说话……”

黄少天将老家带来的麦芽糖给了宿舍另外两个人,最后才放到喻文州手上:“喻文州同…学,尝尝?”

他嘴里包着糖,说话有些含混不清,七个字咬字清楚地说出来,带了点“勉为其难”的感觉。

喻文州眯眼看他唇角,轻轻摇了摇头:“不要。”

黄少天愣了,提前写好的计划里可没有“被对方直接拒绝了怎么办”这一条。他“啊”一声:“为什么?不喜欢吃糖?”

“不是。”喻文州笑了,眼角漾开春色三分。

“想要少天嘴里那颗。”

评论 ( 6 )
热度 ( 89 )

© uni_言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