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_言尔

是六月雪,是三月蝉。
是千堆雪,是万重山。

瓶颈期,承蒙厚爱。

三生有幸能识你。


日常乱按小红心,打扰很抱歉💦

绑定画手@鱼羹稻饭

最喜欢的太太@打得火热,

【全职/喻黄】经年【END】

◎中秋节快乐

◎he放心食用

——————

我在奶茶店遇到一个很奇怪的男人,二十多岁,染着金发,属于那种长相很耀眼以至于令人惊艳的人。

首先我要说,这个奶茶店也很奇怪。和大多数奶茶店一样,这里有一面钉着一大片便利贴的墙,便利贴上的内容千篇一律,无非是某某某喜欢谁谁谁,某某某和谁谁谁要一直在一起。不一样的是,有一半以上的便利贴上写着同一句话——“黄少天喜欢喻文州”。——那你他妈倒是告白啊,写在这儿有个屁用。

我就是在对着这些便利贴翻白眼的时候遇到那个男人的。他走过来拍拍我的肩,对我眨眼,笑颜美得令人心动:“晚上好啊小姐,这么晚了还不回家吗,女孩子晚上一个人在外面很危险的哦。”

奶茶店里除了老板,只有我和他两个人。我有些警惕地后退一步,不动声色地撒了个谎:“在等我男朋友。”

他“喔”一声,点点头:“我请你喝一杯奶昔吧,女孩子会喜欢什么味道呢?草莓?”

“不用了。”我有些不悦地拒绝。你以为你是在哪儿?酒吧吗?现在搭讪女孩子这么随意的吗?

他没回应,自顾自去点了单。回来后依旧嬉皮笑脸,像是察觉不到我的情绪,又问:“可以聊会儿天吗?”

“不可以。”我的心情不太好,甚至没有委婉拒绝的耐心。

“那这样,我说,你听着也行。”

我:“……”

“唉……说什么,我跟你讲讲我喜欢的人吧。”他很认真地开始回忆,“嗯……是个比我高一点点,很好看也很温柔的人。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跟他告白了八次,最远的一次是九年前,我十六岁,最近的一次是上个月,我二十四岁。”

我喜欢的人也很好看很温柔。我想。

夏夜的风有些燥热,我突然平静下来,开始听他讲他的故事。

“我第一次跟他告白是我们遇见的第一年。我搬家到他隔壁,诶,你相信一见钟情吗?在遇到他以前,我是不相信的。”

“我那时候哪儿知道什么喜欢啊,但我就是特别心动,就是那种,世间万物,春花秋月夏木冬雪,都比不过他的感觉。”

“但是你知道他当时什么反应吗?他居然生气了!平时那么温和的人,对我翻了个白眼儿。”

他说着,有些郁闷地叹口气,金发耷拉着,像一只落水的柯基。

“第二次是我认识他的第二年,我十七岁,毕业那年。他和我一个班的,毕业聚餐,大家差不多都醉了,他以为我也醉了,然后他背我回去,我就在他背上耍酒疯。”

“我一开始是唱歌,唱茉莉花和小星星。然后是乱七八糟的情歌,还有陈奕迅的十年。最后懒得唱了,我就趴在他耳朵边说我喜欢你。”

“我说一遍他嗯一声,我就说那你喜不喜欢我啊。”

“他不回答了。太他妈没面子了。我就开始说些其他的,我说喻文州我喜欢你——对,他的名字叫喻文州,我还说其他人,我说苏沐橙我喜欢你,叶修我喜欢你,楚云秀我喜欢你,王大眼儿我不喜欢你……哦你别管王大眼儿是谁。他说你别闹。”

“我闹……我闹心!”

我看一眼便利贴上的名字。喻文州,哦,那看来这个是黄少天。

黄少天接着说:“第三次,我认识他第三年,十八岁,大一,生日聚会,玩真心话大冒险,玩儿得挺疯。大冒险嘛,都一个套路,瞎几把告白,在场的女生我都表白遍了,没人让我跟他告白。”

“然后有一回我又输了,我就跟人挤眉弄眼,指一下喻文州,再指一下我自己。那人特别心领神会地一点头。”

“他心领神会个屁!他让我去亲喻文州……操。”

“亲了?”我问。

他“呵”一声:“没有。”

“喻文州往我手里递了一杯酒,然后又拿回去,说‘我替少天喝了’……我就半开玩笑地说,我那么喜欢你,你连让我亲一下都不肯。”

“他就笑,说了一句舍不得。我没听明白他是个什么意思,灯光挺暗,但是他的眼睛特别亮,不像星星,星星没那么亮,他就看着我……就好像我活过人生前十八年,就为了这一刻醉在他眼里。”

奶茶店灯光昏黄,音乐舒缓又轻灵。便利贴边角氧化泛黄了,好像承载着的不是短短八个字,是对面人九年来满腔欢喜与艰涩。

“第四年,十九岁,大二,我第四次跟他告白……算是吧。和他当家长去参加亲戚家小孩儿运动会,他跑三千米,我在终点喊他名字。”

“我看见他从好远好远的地方跑来。”

“撞进我怀里。”

“他是第一名。我当时特别激动,就抱着他,我说喻文州你怎么那么牛逼我爱你啊啊啊啊啊啊……”

“这也算?”我打断他。

“为什么不算?”他诧异。

“……”行吧。

“第五年我没跟他表白,他估计是被我缠得烦了也不好意思直说……跑国外留学去了。”

……好惨。

“第六年,我二十一岁,对着电脑跟国外的他视频。”

“我说我那么喜欢你,你跑了这么久,你都不想我吗?”

“他说我想你啊。”

“我又问那你有没有梦见我。他说梦见了。”

“‘那你是不是喜欢我?’我问。”

“他……他还没说话,宿舍断网了。我舍友把WiFi给关了……那个傻叉。”

……真的好惨。

“第七年,第六次,我二十二岁。他居然又跑回来了。”

“我去接机,我说你回来干什么,终于决定和我谈恋爱了吗?”

“他在打电话和他爸吵架,没听见,放下电话问我刚刚说什么。”

“……我说西街新开的那家川菜馆挺好吃的,要不要一起去。”

“……”

“第八年,第七次说我喜欢他,我二十三岁。那年我大学毕业,跟我家坦白了。我妈让我去相亲,早点娶个女孩子。”

“当时喻文州也在场,我就指着喻文州说,我喜欢男的,我喜欢喻文州。”

“我爸气得要打我,喻文州就挡在我前面,说叔叔你消消气。”

“那晚我爸棍子抡得挺凶,没一下落在我身上。”

“——全被喻文州挡了。”

我有些吃惊地看着他的眼睛,好半天说不出话。

“其实我刚刚看到了,你和你女朋友吵架……”他突然说。

十分钟以前,我经受不住家里的压力,终于对我的女朋友提了分手。

“你是不是觉得来自家庭的压力让你特别无法忍受?——你都已经那么喜欢她了,还有什么是比和她分开更无法忍受的?”

“你的女朋友和你有同样的压力啊。”他拍拍我的肩,“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你还和她在一起。别害怕,去爱她。”

我的思绪被一句话击得溃不成军,咬着牙说谢谢。

店主恰到好处地递给我一杯奶昔,然后目光转向了黄少天。

黄少天搂着他的脖子,对我说:“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我男朋友,喻文州。”

我:?????

他:“对,我表白了八次的喻文州。刚刚没来得及说的,第八次告白成功了XD。”

“你如果不去没事儿乱撩女孩子的话,说不定第一次就能成功。”喻文州接话。

“不过你也看见了,我们现在在逃离我们家的追杀哈哈哈,这家奶茶店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倒闭。”

“虽然还是想得到家人的祝福啦,慢慢来吧。”

“不知道还要过多久。不过没关系的啦……”

你他妈当然没关系。你he了啊。

说好的和我一样惨的呢?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呵。cnm。

————

the end

评论 ( 3 )
热度 ( 32 )

© uni_言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