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_言尔

是六月雪,是三月蝉。
是千堆雪,是万重山。

瓶颈期,承蒙厚爱。

三生有幸能识你。



绑定画手@鱼羹稻饭

魏谦深吸一口气,被空气里的灰尘呛一口,呛了满腔腥咸的铁锈味儿。

活了几十年遇了这么一回地震,被压得猝不及防——魏之远压的。

他把护在自己身上的魏之远抬开,抱怀里小心翼翼检查一遍,没什么大伤,再一探鼻息,温的。到底是松了口气,命挺大。

然而眼睛还闭着,人还昏迷着,不免又开始担忧。手机没信号,魏谦寻思着是不是该先做个人工呼吸什么的,一俯身看见魏之远微颤的睫毛,隐约可见睫毛下一条细缝。

好小子,别的能耐没有,演戏挺在行。

人工呼吸也不做了,魏谦直起身,拍拍怀里人的脸,开始说些有的没的。

“怎么着,这就死了?”

“昨天谁给我说等国内同婚合法娶我来着?”

“才隔一天不做数了?”

“还娶我,往哪儿娶?阎王殿?”

“可别了吧,我可不想跟你这么走了。”

“还醒不醒了?不醒我走了啊。”

说着就要起身,把怀里的人往地上放。

——然后被人拉住了手。魏之远倏地睁开眼,在这种情况下也带了笑意看他,扬了尾音没脸没皮地撒娇:“别啊哥,再抱会儿呗。”

评论 ( 10 )
热度 ( 46 )

© uni_言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