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_言尔

是六月雪,是三月蝉。
是千堆雪,是万重山。

瓶颈期,承蒙厚爱。

三生有幸能识你。


日常乱按小红心,打扰很抱歉💦

绑定画手@鱼羹稻饭

最喜欢的太太@打得火热,

【全职/喻黄】妆

*半夜两三点脑子不清醒的产物

*破耻度,没车,就随便一小段子,诸君可散了(。

*女装梗注意避雷

*背景...请各位自行脑补吧(不

————

扇面半阖,扇骨抵在了胸口。

喻文州垂眼看扇尖上的绢丝,又将视线移到了对方假面下的双眼。那是一双非常漂亮的眼睛,棕色瞳仁如澄澈琥珀,又像是蕴了一泊温润的湖,端的灵动温柔,假面投下的阴影与绒羽般的睫交错在一起,神秘而妩媚......还颇有些眼熟。

没有谁会对这样的人发出的邀请无动于衷。但喻文州推开了扇子:“不好意思,我......”“诶——”女人用扇子挡住了她的唇,声音有些不刻意地压低,“别那么扫兴嘛,玩玩而已,有什么关系?”

眼波流转,喻文州低笑出声,顺势将人揽进怀里,仔仔细细又打量一遍,才贴在她耳边说道:“家有悍妻,不敢。”怀中人眸色暗了暗,轻轻嗤笑一声,膝盖抵在喻文州大腿根,有点微怒的意思——“不诚实啊,先生。”

唇舌交缠,满室旖旎。喻文州摘掉对方的假面,“很美的脸,不该化这么浓艳的妆。还有——”手伸到脖颈处,”变声器不摘掉吗?”怀中人吃吃地笑,重又开始开始咬噬喻文州的唇,手熟练地解开他西服的扣子,“专心点。”没调,是气音。

喻文州了然,手撩起礼服群摆,指尖划过腰线,引起一阵战栗。“瘦了。”他呢喃。“嗯?”对方半阖的眼里泛起雾气,显然一时没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

“你自己说的,别分心。”——有些猝不及防,带着薄茧的手游移至胸前——扯下来一团棉絮。喻文州:“......”就不能装得认真点儿?

“生气了吗?对于我是男人这件事。”被识破的人戏谑道。“你觉得呢?”喻文州挑眉,唇瓣温柔碾磨陷进绵软床铺的耳垂,“这和你是男是女没关系——穿女装好玩儿吗?少天?”



END.

以后说不定会有后续或者扩写吧

————————

喻文州:确认过眼神,我遇上对的人(自信.jpg

黄少天:所以你他妈早就知道我是谁了就是不戳穿等着看我笑话的是吧?靠喻文州我算是看清你了...还有,悍妻指谁?

————

碎碎念:是差不多一周之前写的,但是不巧和另一位太太撞梗或者说是撞车了,于是大概想着为了避嫌延后了一周发,若有不妥请私信我删改。

评论 ( 2 )
热度 ( 59 )
  1. 是红尘吟不是红尘呤uni_言尔 转载了此文字

© uni_言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