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_言尔

光是活着就已经耗费全力了。

谢谢喜欢这么咸的我w

复健期,承蒙厚爱

头像是我家宋小宝写的。

绑定画手@鱼羹稻饭

【全职/喻黄】千古(三)

◎改了下标题

 

◎又名:听妈妈天天讲那过去的故事

 

◎鱼妖喻×剑圣烦

 

◎前文戳链接【一】【二】 

 

◎发展看命,更新看缘

 

◎非严谨古风,大嘎看着乐会儿就行

 

◎晚安

 

————————

 

他还真吃人的啊?!黄少天本就动弹不得,听此话更是表情都僵了僵。他倒是不怕死,“但是我堂堂剑圣,死得也忒没面子了……”他这么小声嘀咕一句,被烧火准备“吃人”的喻文州听了去,悠哉悠哉拿扇子扇了扇火,回道:“逗你呢,我不吃人。”

 

黄少天:……你们妖怪就是记仇。

 

暮色四合,隐隐能听到蛙鸣声。黄少天在这儿杵了这么久,心里想的全是等会儿能动了要怎么把喻文州千刀万剐。

 

然而此时他听到了有人哼着小曲儿走近,声音又绵又软,脚步声也轻快得不行。黄少天拿余光往侧面一撇,看见一个扎了双丫髻的小女孩子,八九岁,看样子是哪家的小丫鬟。

 

她人还未到,先隔着十来步的距离打了招呼,然后蹦蹦跳跳跑过来。

 

喻文州递给她一包草药,询问:“大伯最近情况怎么样?”

 

女孩子急忙道谢,回道:“爷爷的病已经开始好转啦,应该过不了多久就会好,多亏了喻先生的药。——说起来,喻先生最近可不要进城,我看到城墙上贴了张悬赏令,听肖先生念给我听,说是要捉您呐!”

 

喻文州点了点头:“看见了,但我估计也不会有什么人来的。挺久没见你家肖先生了,他最近在忙什么?”

 

他俩闲聊这当,已有人陆陆续续来了,有七八旬的老人,也有十来岁的小孩儿,大多衣衫褴褛,都是老远就开始打招呼,或苍老或稚嫩的声音,无不恭敬地叫他“喻先生”。

 

黄少天心里像是装了一口闷鼓,一声声音色沉重,敲得他心里十分不是滋味。

 

眼前的事实证明,他冤枉人了,岂止是冤枉了,还扯得和事实的真相挨不上一点边儿。

 

也是难为了喻文州听他瞎掰还能忍住一刀子砍了他的冲动。

 

“肖先生啊...这个,我也不知道呢。”女孩儿不知道是想起了什么,有些为难地别过了头,恰好就看见了旁边一动不动的黄少天,“呀,这位是?”

 

喻文州纠结着眉头思索好半天,才回道:“故人。”

 

黄少天在听到这两字时,没来由地有几秒的心悸。

 

“呀——”女孩儿拉长调子惊叹一声,眸子晶亮亮地看着黄少天,“什么故人?哪种意义上的?”

 

“字面意思。”喻文州回答,转向黄少天,“这是戴妍琦。——你在这儿有一个时辰了吧?应该可以动了,你试试?”

 

黄少天回过神,试着活动了一下,舒展舒展筋骨,也不离开,坐在一旁看喻文州忙活,偶尔和认出他的人打个招呼。

 

夜色转浓,如厚重化不开的水墨。黄少天看喻文州收拾完东西,踌躇着开口:“那个,喻文州,之前的事,对不起。”喻文州不置可否地点点头,不答话,只问道:“还不离开吗?晚上天凉。”

 

“等会儿再走,有点事儿想问你。”黄少天起身,理了理衣摆,拍拍上面的尘土,这才开门见山道,“你是不是认识我?”

 

喻文州停了手中的动作,对着他眨眨眼,眼底藏了半分不易察觉的狡黠。

 

“认识啊,当然认识。”

 

TBC

 

 

我可能是要一直到完结都保持着这种每章一千多字的节奏了(你好意思。

 

评论 ( 1 )
热度 ( 13 )

© uni_言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