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_言尔

是六月雪,是三月蝉。
是千堆雪,是万重山。
是存在或不存在的一切。

瓶颈期,承蒙厚爱。

三生有幸能识你。


喜欢的人在置顶。
绑定画手@鱼羹稻饭


做棵梧桐,等凤凰来栖。

【刀乱/三日鹤】惩罚游戏[end]

糖,不甜不要钱

 

日常诈尸x

 

————————

 

如果翻开花札的话——

 

樱牌。

 

“や~ぬた”三日月将牌摞好,“是花见酒呢。”

 

“只是花见酒而已吗?”鹤丸稍稍抱怨了一下,“以这么保守的方法走向游戏的结局,连转折都没有,有些遗憾啊。”

 

“足够了,鹤已经没有输下去的筹码了哦。”三日月理了理宝蓝色狩衣开始收拾桌上的花札,“总之,这回合是鹤输了。”

 

“想好怎么惩罚了吗?”鹤丸对他眨眼,“去拿清光的指甲油,剪掉和泉守的头发,还是当着一期的面吓唬他的弟弟们?都可以的,我都很期待。”

 

“呵呵,这对于鹤来说可不算是惩罚吧?”三日月轻笑,“人老了,突然就想看一些年轻的时候见不到的东西呢。这样,就罚鹤去做一件一直想做却不敢做的事情吧,怎么样?”

 

“哦?”鹤丸故作惊讶,“那真是——你可不要被吓到啊。”

 

三日月偏头,手肘撑在矮几上,“当然。”

 

鹤丸起身,白色披风曳地铺了月色光华又划过矮几桌角。木屐踏在木质地板上,一声声鼓点般击打在三日月的心上。

 

三日月仰头看他走近,眉眼弯弯。

 

鹤丸俯身,笑意藏在眼底。有轻吻啄在唇角,温润触感从舌尖蔓延至口腔深处,柔软舔舐上颚,唇齿间尽是另一个人的气息。稍稍退开,他看见三日月眼中的自己,眉梢微扬带了得意之色。

 

三日月舔了舔唇角。

 

是甜的呢。

 

“怎么样,吓到了吧?”鹤丸问。

 

“啊呀——”三日月揽过他的肩,气息吐露在他耳边,“那可真是,吓到我了。”

 

THE END

 

 

对花札的了解不是特别多,有bug请提出。

再写下去就成肉了

评论
热度 ( 43 )

© uni_言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