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_言尔

光是活着就已经耗费全力了。

复健期,承蒙厚爱

绑定画手@鱼羹稻饭

【魔道/薛晓】校规存在的意义就是被违反啊[END]

*小短篇,糖

*一本正经地乱取标题

*双方性转注意!

*不良少女薛×风纪委员晓

——————

01.

晓星尘是在教学楼第六楼找到薛洋的,彼时对方正坐在走廊的铁栏杆上,身后是澄澈湛蓝的天空,与她的笑容一样干净又纯粹。

薛洋见她来了,冲她挑了挑眉,跟着晃腿,黑色皮鞋跟磕到墙壁上,“踢踏”几声。

“你又逃课...这次又是跟谁打架?”晓星尘忍不住就要责怪,又怕她摔下来,叹了口气道,“你先下来。”

薛洋笑嘻嘻应声,手腕向后一撑,干净利落跳下来,又从校服外套拿出一颗糖来,递到晓星尘眼前:“诶,吃糖吗?”

晓星尘皱眉:“学校里不允许吃零食。”这样说着,却还是接了过来。

薛洋“嘁”了一声,“我这不还没吃呢么?”

“先回教室吧。”晓星尘无奈。

薛洋便乖巧跟在她后面,对着她的背影做鬼脸。

这是重复过无数次的日常。

02.

初见是九月,夏末,秋蝉拖着声儿垂死挣扎。薛洋懒洋洋坐在树上,倚着树干,垂眸看着树下的少女,黄山栾花开得葳蕤,挡了她的视线,她便折了枝条。“打扰,请问,你知不知道高一教学楼怎么走?”

“当然知道。”薛洋回答,将树枝上的花叶掐下来向空中抛,眼看它们和被剪影的阳光一起落在树下的女孩儿身上。

她抬手反方向指了指操场后面的初中部:“喏,那就是。”

“谢谢。”晓星尘向她道谢,从书包里拿出一盒糖果递给薛洋,眯眼笑起来,栾花从她发上滑落,“给你的,作为答谢。还有,你的头发散了,需要我帮你扎好吗?”

薛洋摇头,俯身接过,将糖果盒拿在手上把玩,看着晓星尘的背影远了,突然叫住她。

“喂。”她说,“刚刚记错了,那边是初一。高一在那边儿,我带你去。”

03.

“名字。”晓星尘拿出记录表。

“你又不是第一次记我了,不知道吗?”薛洋坐在她的课桌上,随手拿过邻座的小镜子。

“……性别。”

“需要我脱给你看看吗?”薛洋对着她眨眼,故意咬唇笑得轻佻。

晓星尘停笔看她,抿唇笑:“认真点儿,记录表是要上交的。”

“那又怎么样。”薛洋撇撇嘴,将碎发拢在耳后,满脸不在乎,“不过是跟人打了一架而已。”

接着她又弯了腰,插在口袋里的手撑在对方的桌子上。

晓星尘撇到她贴在手上的创口贴,皱了皱眉。

“我说晓星尘,又不是第一次了,你这是何必。”薛洋说。

“还有什么校规是我没犯过的……”她突然一愣,想起什么似的,注视着晓星尘的眼,笑得眼睛弯成一到月牙,糖果般甜腻得醉人。

“校规最后一条。”她挑起对方的下巴,半是认真地说,“晓星尘同学,和我谈一场恋爱怎么样?”

END.

————————
其实希望是tbc,但是懒得写了x

联考orz

诈尸完毕,继续弧(。

评论
热度 ( 19 )

© uni_言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