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_言尔

是六月雪,是三月蝉。
是千堆雪,是万重山。

瓶颈期,承蒙厚爱。

三生有幸能识你。


日常乱按小红心,打扰很抱歉💦

绑定画手@鱼羹稻饭

最喜欢的太太@打得火热,

【全职/高乔】

*纯粹的小甜饼

*好久没写我家小天使了有点手生

*其实挺喜欢军训那段时间的,虽然会被晒黑,但是不冷啊

*英杰英杰一帆一帆呜嗷嗷(失智

——————

灯亮起来了。低头就能看清人造草坪上细碎的草渣与沙石。——但乔一帆不能低头,他将目光凝结于墙外的树上反光的叶,耳边是教官的吼声,所谓振聋发聩。乔一帆使劲儿眨了眨眼,把自己想象成某个时代的大英雄,挺直了腰,告诉自己现在还不能倒下。然而大脑里开始循环播放初音未来的“肚子饿了”。

如果时光可以倒退,他一定不会为了赶作业而放弃吃晚饭。

汗滴顺着额角滑落,冷风又吹得他打了个哆嗦。

耳鸣,秋蝉声,啁啾鸟鸣,扑到眼睑上的白色灯光,初秋的风吹不开的热气,还有低血糖带来的眩晕感。

乔一帆使劲儿咬咬唇,指甲掐到手心的痛感让他稍微清醒了点。

旁边的高英杰拿余光瞟到他苍白的脸,担心地悄悄捏了捏他的手。

“我没事。”乔一帆回应他,声音微如蚊蚋。

“跟教官报告一下吧?”

“不用,哪儿那么矫情啊。”

高英杰皱眉。他伸出了左脚,朝着乔一帆的方向向后一划,在他摔倒之前搂住了对方。

“英杰你干……”

“报告教官,一帆他晕倒啦!我背他去医务室吧。”得到回应以后,他蹲下身,回头看着身后还在发愣的乔一帆。

乔一帆:????

夏季的夜风总是温柔的,吹过高英杰军绿色的训练服时也放缓了脚步。少年的身体还有些单薄,背着人走路时却稳稳当当,乔一帆环住他的脖子,恶作剧地用手指挑起他发旋附近的黑发。

“也不知道这个学校是个什么毛病,军训偏要挑在国庆节之后,夏末秋初昼夜温差那么大,晚上还要出来训练……诶诶一帆你别拽我头发。”

高英杰小声抱怨着,乔一帆的头在他肩上蹭了蹭,好笑地说了句谢谢。

高英杰又开始数落乔一帆:“一帆你也是啊,明知道自己低血糖还……”

“英杰。”乔一帆笑着打断他,“我好喜欢你啊。”

高英杰一个踉跄,差点把乔一帆摔下来,接着就停了脚步,愣在原地。

乔一帆有些慌张,怀疑自己突然的表白让人困扰了。“英...英杰?”他小声喊。

“一帆。”高英杰说,“我是不是中暑了?”

“怎么会?还好吗?”

“一定是的。”高英杰没回答,自说自话,“要不然,我怎么会听到自己喜欢的人说喜欢我呢。”

END.

评论
热度 ( 47 )

© uni_言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