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_言尔

光是活着就已经耗费全力了。

谢谢喜欢这么咸的我w

复健期,承蒙厚爱

头像是我家宋小宝写的。

绑定画手@鱼羹稻饭

【全职/喻黄】哎呀,可巧[END]

*又名:论一只狗在找对象中的重要性(闭嘴

*一发完

*小甜饼

*3.5k字左右

*下周要为十二月中旬的五校联考做准备,弧一到两周

————————

01.

黄少天打开门的时候,看见的是他的邻居手上拿着一沓白纸站在门口,微阖着一双眼,眼眶下一片青黑。

“你好。”他形容憔悴的邻居闻声抬眼,对他笑了笑,“我叫喻文州,是你的邻居。”

黄少天并不是第一次看见喻文州了。他上周刚刚搬家过来的时候就带着天天去和对面的喻文州打了招呼,这个和气的邻居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哦对,天天是黄少天家的狗,纯种柯基——名字是他妈取的。

请喻文州进门,黄少天给他倒了杯茶:“你黑眼圈很严重啊,没睡好吗?喝杯茶提提神。”

喻文州愣了愣,道了声谢,笑容里有点无奈的意味:“很抱歉来打扰你。我今天来,是想和你谈谈你家的狗。是这样的……”

黄少天抱着天天大眼瞪小眼,弄清楚了事情的缘由。

喻文州是一个作家。由于手速较慢的原因,每天都处于拖稿与赶稿的深渊,这导致了他不得不在每天凌晨才睡,早上十点过后才起。本来一切都很正常,直到黄少天搬过来。他家的狗,几乎是从早上八点,叫到晚上八点,十二个小时里只有中午才会歇会儿。

——这极不正常,喻文州表示很担心天天与自己的身体健康。

黄少天又瞪了一眼怀里的狗,天天有些委屈地“呜汪”一声。

“那个不好意思,我每天出去上班,你说的时间里,我基本上都不在家……”

喻文州将手上的白纸放在茶几上,上面罗列了一堆数据——关于狗叫的时间记录,同时放了几段录音,分别是这一周里在他家里录的一些声音——犬吠声生动诠释了什么叫绕梁三日不绝。除此之外,甚至还有一些对原因的分析。

条理清晰到令人恐惧的程度。

黄少天揉了揉太阳穴,觉得眼前人的形象瞬间变得不简单了。再摸两把怀里的柯基,他觉得自己或许是要和它分别。

“其实我认为,你可能,需要带它看一下医生。”喻文州看出他的不舍,分外诚恳地建议。

02.

王杰希看着眼前的两人一狗陷入了沉思。

黄少天,和他的狗,以及一个清秀好看的陌生人。

他终于决定开口:“时隔多年,你终于脱单了来找我炫耀?”

“哪儿那么好的运气啊,我是来让你看看我家天天……”

“哦——”王杰希了然地点了点头,扯了扯身上的白大褂,两眼紧盯黄少天,“说吧天天,这次又是什么病。”

黄少天:……

王杰希:“别误会,我是怕盯着天天会吓到它。”

“...说正事儿啊大眼儿,就天天,一天到晚没事儿老叫,我白天又不在家,打扰到我邻居了。”

“还能有什么原因,这狗跟你一样聒噪,你没听过一句俗语吗?怎么说的来着,‘养女儿像娘’。”王杰希漫不经心地喝了口咖啡。

“你说谁是她娘......不是你说谁聒噪?”

一直在一旁安静听他们说话的喻文州终于忍不住笑出声。

经两人这么一折腾,闹了有大半个多小时才做完检查。

王杰希舒展一下筋骨:“怀孕有几天了,没安全感,你白天又不在家,她听到点儿什么不对的当然得叫。”

“你妈把它送过来的时候没做绝育吗?现在就有点麻烦了。总之好好照顾吧,前半个月需要格外注意。”王杰希严肃道。

“我总不可能专门请假在家看着她啊,就算它不叫了,我也不放心把她自己放家里,估计还是要带回去给我妈。”黄少天叹口气,愁眉苦脸,语言里颇有些不舍。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蔫蔫儿的样子,没来由地起了乐于助人的心思,他沉吟片刻:“嗯……如果你放心的话,白天可以把她放我这儿,我最近刚好赶完稿子,正在休假。”

黄少天眼睛一亮:“哎呀那可巧!怎么好意思啊这么麻烦你,你看我什么时候把狗粮什么的收拾一下带到你家里去?”

原本趴在黄少天怀里的狗跳下来,蹭了蹭喻文州的小腿。

王杰希:我完全没看出来你有觉得不好意思。

03.

喻文州是被什么东西压醒的。他感觉到那个生物钻进他的被子,在他怀里蹭啊蹭。生物钟还没调整过来,他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昨天把自家的钥匙给了一把给黄少天,方便他来带他的狗。

“早上好啊,嗯……天天。”念出这个名字的时候,不自觉想到了对门活泼朝气的青年,于是好心情地笑了笑,揉揉怀里的小生物。

上午的时光总是悠闲而惬意的,南方的冬季连阳光也要格外缱绻些,吃过早饭后出去遛狗,回来抱着柯基看电视。天天比较好动,但并不像以前一样乱叫,大多数时候都是安安静静地窝在沙发上和喻文州待在一起。中途黄少天发了几条短信,问了下情况,收到喻文州的回复后道了几声谢。

时针与分针指向十二点的时候,玄关传来开门的声音。

“回来啦?”喻文州抱着天天往外走,话出口才发现有点不对。太亲热了。

柯基“汪”一声扑进黄少天怀里,舔了舔他的脸。

“少天吃过饭了吗?”喻文州问,“我上次去你家……你应该不常做饭吧?以后就在我家吃吧,添双筷子而已,多一个人比较热闹。”

黄少天笑眯眯答应。

然后喻文州发现,的确是很热闹。黄少天本就是一个开朗又话多的人,有他在就不会冷场,再加上一只同样活泼的狗,一人一狗闹起来就像小孩子似的,屋子里立刻满溢欢笑声。

真是神奇,喻文州想,明明一周前家里还是冷冷清清,现在却人声鼎沸,真正有了家的样子。突然被改变了节奏的生活让喻文州心里的欢喜迅速膨胀,仿佛下一秒就要溢出心腔。

其实这样也不错。

04.

夜色正浓。黄少天有些忧郁地看着窗外黑不溜秋一大片天,转过身叹了口气。

他最近有些惆怅。

他拎起了天天的胳膊打量。

“你最近是不是胖了?”

怀中的狗“汪汪”两声。

“你当然应该胖我知道的。可关键是……”黄少天欲言又止,“为什么我好像,大概,似乎,也胖了?”

一人一狗陷入了沉默。

“都怪喻文州。”这是最后的结论。

黄少天向后摔在床上,天天过来舔他的脸。

“天天,你觉得...喻文州怎么样?”

没有应答。黄少天继续自言自语:“你应该挺喜欢他的吧?”他说着起身,拿了纸和笔,一条一条地往下列,“你看喻文州这个人吧,可以说是各方面都很不错。外貌...性格...脾气......”

笔尖停驻在一点,晕开一大团墨迹。

“所以——”

“我大概,也挺喜欢他的。”

05.

习惯的形成是可怕的。

天天临近分娩的时候,刚好黄少天休了年假,专门在家照顾它。

喻文州总觉得房子空荡荡的。不太习惯。

或者说是想念。

但是似乎也没什么理由再去找隔壁闹腾的俩家伙了。

……所以他自己也不是很明白为什么会专门买了一堆据说是对孕期的柯基有帮助的东西去敲隔壁的门。

开门时黄少天明显是才刚起床,头发还是乱糟糟的,身上的睡衣还有褶子,看见他小小地惊讶了一下。

刚睡醒的黄少天话不多,不住地打哈欠。喻文州本想就天天的事叮嘱几句,转念却想到黄少天有一个当兽医的朋友,这样做反而多此一举,于是简单寒暄了几句就打算告别。

手碰到门把手的一刻,他听到黄少天在后面喊他。

“文州。”

他回过头,看见黄少天低下了头,用手拨弄自己的头发。

“没什么。再见。”

生活还是会变成以前的样子。

不甘心。

06.

早上六点,房间里依旧是沉郁的黑。黑夜太长,于是会有不敢想的感情在这段时间里藤蔓般疯狂肆意地生长。

喻文州被敲门声吵醒,接着就听到了黄少天的声音。他怀疑自己的梦还没醒。

打开门,黄少天慌慌张张地扑进来,开口声音带着惊慌。

“文州文州,天天它……”

喻文州立刻明白是发生了什么,三步并两步跑到对面,刚开门就听到天天的哀嚎。是在分娩没错了。

喻文州到犬舍看了看情况,松了口气又回来。

“没有难产,你别担心,它自己能做好的,这是狗的本能。什么时候开始的?”

“被吵醒的时候大概是凌晨五点吧。它叫得特别痛苦的样子,但我不知道怎么帮它啊,王大眼电话又打不通……”黄少天摊手碎碎念。

喻文州看着他摊在空中的手,不经意间发现手指上细小带了血迹的咬痕。

“天天咬的?”他突然开口问。

讲话被打断的黄少天愣了一下,然后马上反应过来:“你不提我都忘了。刚刚我不是担心它吗,我就过去看看,一个没小心,可能是吓着它了,被咬了一口,啧啧啧没良心的。”

喻文州无奈地叹口气,揉了揉眉心:“狗在生产的时候不喜欢有人看着。还没处理过吧?我去拿酒精。”

喻文州拿了酒精棉签放在茶几上,仔仔细细擦掉血迹,再帮他消毒。客厅暖黄的光顺着他的发流淌,再晕在房间里,照得人心都是暖的。黄少天在这样的灯光下细细打量喻文州的眉眼,半是感叹半是感激地问:“喻文州,你帮了我这么多,我可怎么感谢你啊。”

喻文州正专心于帮他处理伤口,意识先于理智,一句话没经大脑就脱口而出:“要不然,以身相许吧。”

“好啊……啊?”

喻文州自己也愣了有一会儿,手下的动作停滞许久,然后像是下定什么决心般,苦笑道:“我的意思是,我很喜欢少天。但是不知道少天对于我,是怎么想的。”

黄少天:“等等你让我反应一会儿,你说什么?”

“抱歉,提出了这种……让少天无法接受的东西,但我说真的,没有开玩笑。”

“不是,我是说...你上上一句说什么来着你再说一遍?”

“我很喜欢少天,但不知道……”喻文州下意识重复。

“不是这个,再上句。”

“要不然以身相许……”

“好的我愿意。”黄少天一本严肃,努力忽视掉耳尖发烫的感觉。

这下轮到喻文州搞不清状况了,他定定的看着黄少天,呼吸都缓了半拍。

黄少天的手在他眼前挥了挥:“发什么愣啊,你不是喜欢我吗?”

喻文州点头。

黄少天便笑了,笑得一对虎牙得意地露在唇边,眼里盛满熠熠星光:“哎呀,可巧了呀喻先生,我也挺喜欢你的,和你对我的喜欢是一样的。你说我们是不是天生一对?”

THE END

——————

天天:你们是不是忘了什么。

——————

感觉情感和剧情的铺垫啊发展什么的还是不够,太着急了些,有种在强行推时间线的感觉。

自省,自省。

灵感来自于一篇英语阅读题,主题是“how to deal with your neighbor's noisy dog”,看到noisy瞬间想到黄少天,于是记忆深刻(。

哦对那句俗语是我们这边的,翻译成普通话就是“栽花靠墙,养女像娘

评论
热度 ( 44 )

© uni_言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