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_言尔

是六月雪,是三月蝉。
是千堆雪,是万重山。
是存在或不存在的一切。

瓶颈期,承蒙厚爱。

三生有幸能识你。


喜欢的人在置顶。
绑定画手@鱼羹稻饭


做棵梧桐,等凤凰来栖。

【全职/喻黄】忘川[END]

*私设有

*假定他们已经在一起度过了后半生

 *孟婆的这个设定原先是来自于自己初一的时候写的一篇原创wwwww可以说是非常喜欢这个设定了w

*每周一篇喻黄(1/1)达成

 

————————

 

“我愿为水鬼,栖于忘川底。”

 

“我愿守空寂,千年再逢君。”

 

——————以下正文——————

 

腥风扑面,血腥的味道萦绕在鼻尖,令人作呕。

 

“还以为死后不会有知觉的,真奇怪。”黄少天挥了挥手,想要把那股子味道挥走。

 

带路的老人回头看了他一眼,带血丝的眼白向上翻了一下,手上白色的纸灯笼被风吹得猎猎作响,火光微弱地跳动,但并没有熄灭。

 

“你运气好。”老人突然开口,“原来的孟婆下凡历劫去了,得有千年不能回来。新来替她的那个上任还不到一年,人还算和善……”他不说话了,似乎是泄露了什么不得了的天机。

 

“也就是说,说不定他能答应我?”黄少天笑眯眯发问,一对虎牙招摇得意得不行。

 

老人哼了一声,不回话。

 

 

 

两个小时前,黄少天在医院里度过了他人生的最后一分钟。

 

“走吧,我带你去投胎。”没有传说中的黑白无常,带他到阴间的,是一个穿着黑袍子的老人。

 

黄少天一向是个憋不住话的人。他想起了——或者说一直都没忘记也不可能忘记的先他一步离开人世的喻文州。他一路走,一路絮絮叨叨地向老人发问。

 

“真的要喝孟婆汤吗?”

 

“喝了就没前世的记忆了?”

 

“可以不喝吗直接投胎吗?或者说,有没有那种喝了也不会失忆的?”

 

他们走过黄泉路,向着阴冷又森然的地方去,黄少天明显地感觉到自己身上的变化,声音由沙哑到明朗朝气,银丝变白发,连步伐也轻快了不少。

 

老人终于肯回答他:“不喝孟婆汤,那就要变成忘川河里的水鬼,等上个一千年,方能投胎。以前没人自愿在忘川里等,河里的那些都是怨念深重没法儿投胎的,至于那些爱得死去活来侯在奈何桥旁的,最多十来年,也耐不住寂寞,一碗汤下肚,入了轮回。还真没哪个心甘情愿的先例。”

 

黄少天嘿然:“那我就是第一个自愿的了。”

 

他想,我要是忘了喻文州,我下辈子可上哪儿找他去啊。

 

 

 

而现在,他们终于到了奈何桥头。

 

桥下有水鬼哀嚎,伸出细白的手腕刨向河岸的泥土,卷起的昏黄水花里混着带腐烂气味的血污,腥味愈发浓重。

 

桥头有一间小屋子,木搭的,门前卷着竹帘。桥后有一大片石蒜花,花丛海浪一般铺展向远方,花瓣娇艳到仿佛要滴出血来。

 

老人走上桥,敲了敲木屋的门框,再对黄少天招了招手,示意他上前。

 

黄少天有些好奇地打量这些。激得过高的河水会拍打在木屋的墙壁上,但没有生出什么菌子腐虫——也是,阴间是不会有任何生命存在的。

 

屋子里走出个人,披着黑色斗篷,手里端着茶盏,和老人点头致意。

 

“喻文州?”黄少天有些怔怔。

 

男人抬起了头,冷冷清清的气质,眉眼里给人一种不食人间烟火气的感觉,对黄少天弯一下嘴角,笑得不失礼仪,客气又疏离。

 

“……文州?”黄少天小心翼翼地开口,“是你吗?”

 

隐在斗篷下的人又对他弯了弯唇角,把手里的茶盏递给他,回答说:“不知道。”

 

“作为孟婆,是没有为人时的记忆的。”老人说完,又对喻文州道,“把汤收回去吧,这个人不投胎。”

 

于是茶盏又被拿走,黄少天被请进屋,看着喻文州在桌上铺开宣纸,问他的名字。

 

他还有些愣神,他不太愿意相信喻文州会甘心就这么忘了自己。他有太多的疑惑,但他知道喻文州不能给他回答。

 

“不喝孟婆汤,那你可要在忘川河里待上一千年了。”喻文州说着,向外看了一眼,“你想好了?”

 

“当然。”

 

“那你可要忍受整整一千年的孤寂了。何必呢?”

 

“你不也一样。当孟婆难道是件好玩的事儿?每天每天,桥上会走过那么多的人...鬼,但没哪个能和你说上几句话,你可不要告诉我你是一时兴起。”黄少天没有回答他的话,语气重了些,显然是生气了,还有点委屈的意味。

 

“怎么会。”喻文州说话不缓不急,一字一句都是温吞的,“据说是没哪个肯来地狱忍受孤独,所以只好在人类里选一个,愿意接替孟婆这一职位的,等到一千年满了投胎,可以和上一世的爱人再续前缘。”

 

有钟声沉沉,敲在黄少天心里,震得他有些晕眩,眼前只剩下那个执笔的人,他看着他在纸上写下“黄少天”三字,一笔一划,娟秀工整,就像生前的无数次。但这一次,融进墨里,抒发于笔触间的,再没有一丁点儿的爱意。

 

“确定咯?”喻文州又问了一遍。

 

“当然,当然。”

 

“我还要等我的爱人的。”黄少天低头,看向他的眼睛,“他叫喻文州。”

 

“我也在等。”喻文州笑说,“等一千年,与我的爱人再相逢。”

 

黄少天语气轻松,表情却认真,眼里是袒露无遗的真诚:“那我俩作伴,把这一千年等过去呗。”

 

我们便这样,每天相见却形同陌路,各自守过一千年罢。

 

待一千年满,再迎来一个新的开始。

 

the end

 

——————————

 

“必需与前世断得干干净净?”喻文州轻轻皱起了眉。

 

“倒也不是。”桌前的老妪回答他,“我去凡间历劫,你接替我吧,一千年,这一千年里你没有以前的记忆。时间到了再去投胎,带着前世的记忆,和你记挂的人再续前缘。你看怎么样?”

 

喻文州笑,眉头舒展开,写意山水般明净好看。

 

“好。”他说,“我愿意。”

 

————————

 

这个说不定可以写个续篇,就说他俩在地狱待着待在喻文州对天天暗生情愫,但是鱼认为自己这样是背叛了前世的爱人于是一直不肯说,然后等到一千年一过终于想起黄少天来了,哎呀原来就是你啊(。带感

评论 ( 4 )
热度 ( 24 )

© uni_言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