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_言尔

是六月雪,是三月蝉。
是千堆雪,是万重山。
是存在或不存在的一切。

瓶颈期,承蒙厚爱。

三生有幸能识你。


喜欢的人在置顶。
绑定画手@鱼羹稻饭


做棵梧桐,等凤凰来栖。

【全职/喻黄】雨歇

*私设了黄少天的妹妹,不会取名,用了性转黄少恬的名字

*大学生设定

*可能喻文州真的有锦鲤属性吧(bu

*体艺节真好嘤嘤嘤试试这周能不能把以前的坑填一填(并不能

————

飞机晚点,黄少天到达G市时已是凌晨一点。他划开手机,屏幕上跳出黄少恬好几个小时前发来的短信:我和朋友出去玩啦,可能要明天早上才能回来。你放心啦哈哈哈家里有人的——就是那个房客,叫喻文州,我跟你说过的。

收到短信的时间是晚上十点。

此时正下着雨,凌晨的机场风大又冷寂,黄少天就在这样的风里戴上连帽衫的帽子,拉着行李箱安静如鸡。

——实际上心里一堆弹幕。然而不知道怎么说,好气。

总不可能在凌晨一点去打扰人家,黄少天想想,还是决定先在宾馆住一晚上再说。

然而这一想法在前台妹子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下化为泡沫。黄少天将行李箱和钱包甚至是衣服口袋都前前后后再翻了一遍,无果。他终于决定接受现实。是的,他把身份证放在了学校宿舍。

黄少天在街边的24小时超市里买了伞,撑伞一边走一边给黄少恬发短信:你哥我可能要露宿街头了你知道吗你能感觉到这个风吗有多冷你能感受到吗,你真的忍心看我死在G市的大雨里吗啊啊啊啊啊啊啊!!!

连续三个感叹号表现了他的心情。

正在唱K的黄少恬打了个寒颤,下意识看向自己关机了的手机。

在电话里听到冰冷的机械女声重复关机两字的黄少天终于感受到了绝望。

他想起了那个素未谋面的房客。

叫什么,喻文州?

好的喻先生,好人一生平安。

行李箱底部的轮子在地上滑过一串咕噜声。黄少天家在G市的房子平时只有黄少恬在住,多出来的几间有两间租给了黄少恬的朋友和喻文州,黄少天经常会听少恬提起那个叫喻文州的,多是赞美之词,夸他怎么怎么温和又怎么怎么好脾气。黄少天一边走一边祈祷传说中温和的喻文州不会有起床气。

到了……吧?

黄少天站在门前犹豫好久,确定了好几遍。

门虚掩着,昏黄色灯光钻过门缝环在黄少天周身,温暖到让人以为是错觉。

他推开门,喻文州裹了条毯子窝在客厅的沙发里看书,黑发青年将书放在膝上,柔软的发中分又垂到了耳尖,客厅的灯光从他的发梢滑下,照得他的五官是如玉的柔和。

黄少天敲敲门引起人的注意,开口却是一句“还没睡吗?”,鬼使神差般。

喻文州抬起头,愣了一会儿,弯眉笑:“黄少恬说晚上会有人回来,就想着该多等会儿,总不好让人无家可归。”连语气都带着温和的笑意。

是个温柔的人。而且傻。但是是个好人没错了。

黄少天对眼前的人格外地有好感了。

夜雨声渐小。

“自我介绍一下吧。”黄少天说。

在后来漫长漫长的岁月里,黄少天才后知后觉,对于那时的他来说,遇见喻文州,是他那一天里唯一幸运的事了。

也是一辈子里最幸运的事。

然而黄少天并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此时的他只是对喻文州伸出了手。

“你好,我是黄少天。”

“喻文州。”

————————————

和朋友聊天让她出个梗我写写,然后她说你围绕“第一次遇见你的时候,没想过会那么爱你”写一篇文吧,大概是这么说的,就是世初里的那句,记忆太久远记不大清楚了w然后我说我能写出前半句,于是(。

大概一千字。

题目的意思,啊算了懒得说_(:_」∠)_

评论 ( 1 )
热度 ( 15 )

© uni_言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