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_言尔

是六月雪,是三月蝉。
是千堆雪,是万重山。

瓶颈期,承蒙厚爱。

三生有幸能识你。


日常乱按小红心,打扰很抱歉💦

绑定画手@鱼羹稻饭

最喜欢的太太@打得火热,

【全职/喻黄】不渡[END]

*巫师喻×将军黄

*这告诉我们封建迷信要不得(不是

*每周一篇喻黄 第一周(1/1)达成

*相信我,真的是糖,甜的www

————

黄少天眯眼看向围观的群众。长久的干旱蒸发了他们的理智,对生的渴望使他们理所当然地接受了审判的结果,只等柴火燃起,惩治他们杀戮无度的罪人。

目光移到祭坛之下,巫师们穿着黑色的长袍,手里熊熊燃烧的火把刺伤了他的眼。

好笑。他扬起嘴角,舔舐过唇角边尖尖的虎牙,笑得灿烂。他说,喻文州,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穿这一身真是滑稽。

 

————

 

民间传说,边境贼寇时常骚扰,烧杀抢劫,无恶不作,民不聊生。就在人心惶惶之际,新任的将军黄少天领兵出征,一把冰雨舞得威风,在寒光里不知饮了多少人的血,最终击溃敌军凯旋,染血的披风上记录了他的荣光。

但就在他回到京城不久,全国便遭到大旱灾侵害,抬眼所见尽是干涸了的河床,枯死的草木,动物的骸骨,妇孺被泪打湿的脸,男人们灰败的面色。

在这种用草根泥土填饱肚子的年月里,不知从哪儿冒出了谣言。

“是黄少天!是他杀了太多的人,惹怒天神!”

“是上天因为他降下的惩罚啊……”

“罪大恶极,神佛不渡!”

边境的异族坐在京城的街头,在谣言声里压低了斗笠,从喉咙里发出嘶哑笑声。

“杀了黄少天,祭天神!”

这样的呼声渐高,于是传说的主人跪在了朝廷之下,在嘈杂的争吵与耳鸣声里看向了他的挚友。

喻文州垂着眼,一言不发。

黄少天哑着声笑,他想,真好,真好。我可不相信你会傻到去当那出头鸟。

——

负责祭祀的巫师们开始指挥搭祭坛。

黄少天坐在牢里的干草上,托人带来了两坛酒。

是家乡的梅子酒。

黄少天并不喜欢喝酒,他小时候曾因为好奇而拉着邻家的喻文州到家里的地窖偷酒喝,梅子酒是什么味他已经忘了,只记得后来被家里人发现,在祠堂罚跪了一晚。那一次,喻文州坐在祠堂外,和他说了一整晚的话,他说少天,今晚的星星特别多,特别亮。黄少天在祠堂里看不见星星,也不想管他们多不多,亮不亮,他只觉得膝盖痛到发麻,从此有了心理阴影,对喝酒一事简直深恶痛绝了。

只是不知怎么突然就想起了儿时之事,竟怀念起来。

“酒量不好就别逞能。”

黄少天抬头,看见喻文州裹在巫师袍里,只露出一张瘦削的脸。

他真是瘦了不少啊,黄少天这样想着,却是递给他一坛酒。

开封。梅子酒味甜,入喉有些烈,后劲大。黄少天想,如果还有下半生的话,那他大概一辈子都不会忘掉这个味道。

喻文州也开了酒封,仰头灌下大半,赌气一般,盯着黄少天。

黄少天也隔了牢门看他,半晌,伸出手,微凉指尖从喻文州的额头滑到眼角,突然笑了。

“像鹿一样。”他说,“好看得紧。”

喻文州呼吸一滞,声音带着微不可闻的颤抖:“少天是说什么?”

“眼睛。”黄少天回复他。

看样子是醉了。他蹙起眉:“我都说了,酒量不好就……”

“文州你真是,怎么比我还啰嗦。”黄少天打断他,“你对我说过那么多的话,你说伴君如伴虎,你让我不要去征战,你让我收敛锋芒,可你看,我哪次听过?我是该怪我一意孤行,还是怪你料事如神?”

喻文州垂下头。

“怪我。”

“怪我无能。”

凌乱的黑发遮住了喻文州的眼,黄少天醉得迷糊,看不见那里有如何的心痛与哀戚。

他说,少天,我救不了你。

黄少天便笑,眼里带了酒气,“那我岂不欣喜若狂。”

我宁愿死得干脆利落,也不想你四处奔波被我连累。

 

————

 

“既然少天不喜欢,那我以后不穿了便是。”喻文州回答。

一切仪式完毕,作为主持的觋,喻文州用火把点燃了黄少天周围的柴薪。

火焰腾起,黄少天闭上眼,入耳是干柴燃烧时的噼啪声。

火光越来越亮,灼热了肌肤,吞噬了柴薪。也卷起了喻文州的长袍。

黄少天暮然睁眼,眸里映出火光,还有喻文州的温柔笑意。

有谁双手环住他的肩,温热一片覆在额际。

他们会在火光里相拥,再化为灰烬。

我救不了你,但我会与你同在。无论生死。

我爱你,即使神佛不渡。

————

坐在杨树下的先生讲到这里抿了口茶,习惯性地舔过唇角尖尖的虎牙。

听故事的孩子们眼巴巴地瞅着他问,然后呢?

黄少天咧嘴笑开:“你们猜猜?”

有人将斗笠扣在他头上,温雅的声音此时从头顶传来,“少天,该走了。”黄少天抬头,目光撞进那双时隔多年依旧清澈如潭的眸。

喻文州牵着马,笑得如温和春风。

————

民间传过黄少天,而民间也说过,说他们的巫师一往情深,说他感动上天,为百姓祈来了大雨。

那本该是焚黄少天求雨的祭典,而他们的巫师喻文州却走进了火焰。

天雷乍响。

下了好大的雨,浇灭了向上窜起的火焰。喻文州放开被他小心翼翼护在怀里的黄少天,他说,下雨了,你看吧,我才是那个罪人。

故事的结局啊,如你所见。

我爱你,神佛不渡。

THE END

——————————

“喻文州,你还记不记得,我们小时候偷酒喝,结果我被罚跪了。”

“记得,怎么了?”

“那天晚上的星星特别多,特别亮。”

“那天晚上哪儿来的星星。”喻文突然笑了。

“我那天担心你,一直在扒着窗往里看,看见的,只有少天的眼睛。”

————————————————————

黄少天:我的眼睛特别多特别亮?

 

 

眼睛不多,但是话多啊(←被打

本来写到化为灰烬就该完了的,但是不忍心qwq想看自家cp甜甜蜜蜜地谈恋爱于是强行续命x

评论 ( 7 )
热度 ( 55 )

© uni_言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