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_言尔

是六月雪,是三月蝉。
是千堆雪,是万重山。

瓶颈期,承蒙厚爱。

三生有幸能识你。



绑定画手@鱼羹稻饭

【刀乱/安清】答复

*旧文

*双向暗恋

*第一人称 莫名其妙

————————————————————

01.

总有一些问题是绝对不想知道答案的。

比如,“对于清光来说,安定和婶婶谁更重要?”

——当然是主公啊,主公她啊,最——疼爱的就是我哦。

那个人一定会这么回答。

嘁。

我对清光的了解,仅仅停留在表面。

冲田的刀,相当在意打扮,红色的指甲油,上扬的尾音,无论和谁说话时都像是撒娇的语气。无论是谁。

但是那又怎样,他对我的了解,也绝对不会很多。

02.

内番是特别让人头疼的事。

特别是和安定分在一组的时候。

特别特别是被分在一起手合せ的时候。

心绪被扰乱成湖中碎开的涟漪。

就像是在对着镜子中的自己挥刀,完全不知如何下手。

他大概也是这样想的,每一个动作都漫不经心,以至于木质的打刀被击落在地,“咚”地一声,突兀极了。

“在想什么?”

他回过神,抬起头,然后看着我,颇认真的样子。

“对于清光来说,我和主公谁更重要?”

诶?

许是夏季的蝉鸣太聒噪了,让我听到了幻觉般加快的心跳。

我沉默着,目光凝结于他青色的羽织。

“那对于安定来说,我和冲田君,谁更重要?”

总有一些秘密是绝对不想被人知道的。

比如“我喜欢你”之类的。

03.

“那对于安定来说,我和冲田君,谁更重要?”

没有得到意料之中的回答。

我被反将一军,丧失了主动权。

我缄默着。校练场里安静到能听见风吹的声音。

“啊啊,即使是在意料之中,如果安定回答‘冲田君更重要’的话,我可是会很伤心的~”

他把语气拉得很长,慵懒得让人不禁怀疑其中的真实性。

然后将脸靠近,紧盯着我,眼眸是虞美人一般的红色。

“居然不回答,我说错话了?”他苦笑,“果然有些人是不能拿来随便比较的,对吧?”

啊——我是不是应该讨厌一下眼前这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人?

那种故作忧伤的表情,真是,傻到无可救药。

04.

等待和被等待,哪一方更痛苦?

我不知道。但是我等待的人现在就在我眼前,这就足够了。即使他心心念念的人都是冲田君啊冲田君。

05.

算了算了,谁让我喜欢他呢。

THE END

评论 ( 4 )
热度 ( 26 )

© uni_言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