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_言尔

是六月雪,是三月蝉。
是千堆雪,是万重山。

瓶颈期,承蒙厚爱。

三生有幸能识你。


日常乱按小红心,打扰很抱歉💦

绑定画手@鱼羹稻饭

最喜欢的太太@打得火热,

【全职/伞修】与谁说


*玻璃渣注意

*祝他生日快乐(←并不是生贺文

“桃花红过山坡已是绿肥红瘦,谁与我来嗅。”(*)

——

“我有一个朋友,荣耀玩得特别好。后来......他死了。”

当叶修说完这句话时,室内的空气有短暂的凝滞。满屋的人都看向他,那一瞬间几乎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在没有听到下文时又齐齐地面露诧异。

没了?

这就没了?

经验尚浅的小记者一时不知道该怎样继续,他用带着怀疑的目光在叶修的脸上扫了几遍,试图在上面找到敷衍的态度。

然而并没有。

叶修是以极其认真的语气,极缓慢的语速说完了这句话,本应令人感伤的话题,他却说得平静,甚至还掸了掸手中的烟,眼里似乎还带了些笑意,仿佛哪怕只是提起那个人,他的嘴角就会不自觉上扬。

没有想象中荡气回肠催人泪下的故事,叶修自己也有些惊讶,他没想过自己会过了这么久后和除了苏沐橙以外的人提起苏沐秋,也没想过会是以这种语气。寥寥数词,把有关于那个人的一切说得清楚干净。

毕竟是好多年以前的事了,他想,大概是忘了。

也该忘了。

——

苏沐秋刚出事的时候,对比那时年龄还小的苏沐橙,叶修表现得十分冷静。

明明自己也才不过十多岁。

他揉了揉苏沐橙的头,说:“以后就由我照顾你啦。”

苏沐橙抬头看他,记忆里那时候的叶修没流一滴泪,连眼眶都没红。

只是说话时的声音发涩,颤抖的嗓音异常沙哑,几近失了声。

从此以后再提起苏沐秋,他都只是叹口气,接着便沉默了,最后从容地岔开话题。

若不是每年清明墓碑前新换的花,以及那张名为“君莫笑”的账号卡,苏沐橙大概也会以为,叶修已经忘了有关苏沐秋的事,只剩下一个“我有一个朋友,荣耀玩得特别好”的模糊的轮廓。

——

仿佛是必然的结果,兴欣在第十季比赛中获得了冠军。

那天晚上魏琛吆喝着要好好庆祝一番,怂恿着要跟兴欣的一群小年轻们喝酒,连带着叶修也没能逃过,跟着大家喝了一杯。

然而一杯倒这个词,如字面意思,说是一杯绝对不能撑到第二杯。

于是叶修一杯酒过了喉,便眯了眼,原先定好的赛后的休息计划通通不做数,攀着被拉来凑热闹的跟兴欣的小记者的肩嘟囔。

“来来来常先是吧?我跟你说啊,我得了第四个冠军,但还是第一次用‘君莫笑’的账号卡。”

“知道‘君莫笑’怎么来的吗?我有一个朋友……”

“他荣耀玩得特别好是吧?”常先并没有在意他说的话。

“对对对你怎么知道?”

“叶神你以前说过……”

“我以前说过吗?那我有没有跟你说过,苏沐秋这个骗子,明明说好一起拿冠军的,他,居然食言了!”叶修絮絮地抱怨着,兴许是喝了酒的缘故,眼圈有些发红,“现在我,拿着他的君莫笑得了冠军了。”

“多好的事啊。”

“可他听不到。”

“我明明最想让他知道的。”

“可他听不到了啊。”

“那我,那些话,该说给谁听。”

————

(*)内容摘自言和《昔巷旧梦》歌词

前天开的一个伞修的坑,写完发现刚好赶上伞哥生日www

因为记忆比较久远可能会有些bug,欢迎捉虫和提出意见w

不知道前两节的感情铺垫好了没(←重新再看了一遍发现并没有...。

评论
热度 ( 14 )

© uni_言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