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_言尔

做棵梧桐,等凤凰来栖。

这里言尔/语倏,咸鱼写手
越忙越想写东西,越闲越不想动笔。
长篇写不完,短篇特别烂。
APH【极东/米英/露中/中立组/法贞】
刀剑乱舞【冲田组/土方组/三日鹤/鲶骨】
VC【言绫/言洛/龙言/南北组/焦橘】
银魂【冲神/土银】
全职高手【喻黄/高乔/周江/叶蓝】
唱见厨【soramafu/mafusou】
凹凸世界/阴阳师/魔道祖师/冰上的尤里/FGO
cp可逆,一般有粮哪对都吃
天雷乔左!
bgblgl乙腐向通吃
杂食动物
“我不是变态,我只是博爱”
会在这里存些脑洞、段子、渣文什么的
开学长弧ww

【全职/喻黄】走失

*日常ooc预警

*非原著向

*私设多如山

*文风完全没有题目那么文艺(。

*段子画风【】

*黄烦烦生日快乐!

01.
黄少天用手当扇子扇了几下。公园的椅子实在烫得骇人。

他在等人,为表尊重早到了二十分钟。

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十多分钟的时候,有人拍了拍他的肩,递给他一瓶汽水。

是他喜欢的那种。真巧啊,黄少天忍不住想。

然后他抬起手机,对着来人的脸看了几遍,问:“喻文州?”

喻文州点头:“是的。”

02.
两人是在网上认识的——某个相亲交友网站。一开始黄少天也没想勾搭喻文州,但是在他发出去的一百多条消息里,只有喻文州一个人回他了。

那条消息去除掉多余的话后可以提取出来的主要信息大概是这样的——约吗?谈一场互相都不喜欢的恋爱。

一听就够刺激,可惜了废话太多没什么人愿意理他。

然后喻文州回他了,两个字,“好啊”。黄少天收到回复后愣了好久,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群发消息会选中了男的。

算了,男的就男的吧。

于是交换个人信息又交换了照片后,双方都出现了短暂的沉默。在没等到对方说出类似于评价自己外貌的话后,黄少天终于忍不住先说话了。

夜雨声烦: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一定是“黄少天家庭条件也不错啊长得也不赖应该有很多女孩子喜欢不至于要到网上来找对象”之类的对吧?对此其实我也很绝望啊,家里有安排我相亲什么的,但是人女孩子嫌弃我话多说我轻浮不够成熟,不是话多和成熟有什么关系啊……总之,我就到网上来祸害陌生人了。

索克萨尔:……我没这么想。

夜雨声烦:诶不对啊,你条件也不错,怎么就甘愿被我祸害呢

索克萨尔:我乐意。

夜雨声烦:...我怀疑你是不是那种新闻报道的拿着别人的照片专门骗无知少女……啊我一男的有什么好骗的。

夜雨声烦:难道你是有什么不能说出口的隐疾?

夜雨声烦:还是说你身边的gay太少了不入你的眼?

索克萨尔:……

索克萨尔:你说是就是吧。

03.
黄少天很没防备地和喻文州交换了电话号码,在发现所在城市一样后又约定了见面地点,或者说约会地点。

“两个大男人又不怕被劫钱劫色的,叽叽歪歪那么多干啥。”这是黄少天说的。

对,黄少天说的。

04.
“等很久了吧?”喻文州问。

“九分十四秒。太晒了,应该换个地点见面的,公园多俗啊。”黄少天说。他正在研究手上的汽水有没有被打开过的痕迹。

“抱歉。”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笑了。

“不不不,怪我来太早。”易拉罐包装完好,摇两下也没发现什么小孔。黄少天为自己的谨慎点了个赞,接着自责把别人想得那么心术不正是不是不太好。

“那看来我下次应该早到二十分钟才对。”喻文州打开了手上的苹果汽水,“走吧,吃过晚饭了吗?”

黄少天摇头:“先随便逛逛吧。”说着攀上了喻文州的肩。

喻文州看了看搭在左肩上的手,垂下眼,然后对着黄少天笑。

黄少天:???

05.
“喝酸奶吗?”喻文州指指路边的店铺。

“好啊。”黄少天停下了关于“秋葵为什么不能和虾仁炒在一起”的话题,改成了对酸奶的讨论。

旁边的两个女孩子窃窃私语一阵,其中一个拿着手机走近喻文州,笑得非常甜美:“帅哥,现在扫我的微信二维码,可以获赠一杯酸奶哦。”

没等到喻文州拒绝,黄少天接过店员拿过来的酸奶,走过来勾着喻文州的脖子,手上的杯子贴到了喻文州的胸口。“诶诶诶这个撩汉套路我在x博上看到过,不过可惜了你们找错了人。”接着用一种同情的眼神看着身旁的人。

喻文州想起了黄少天猜测过的“难道你是有什么说不出口的隐疾”。

哦。呵呵。

“要加我微信吗?好啊好啊好啊当然可以啊。我跟你们说我这个人可随和了……”黄少天咧嘴笑着和放弃喻文州转战黄少天的俩妹子搭话。

喻文州拉过黄少天的手腕,“少天,该走了。”

“你不买了吗?”

“不买了。”再待会儿指不定男朋友就丢了。

06.
“原来这附近还有游乐场的啊。”黄少天感叹。

“我都不知道的,我没来过这儿。”喻文州说 。

“约会地点不是你选的吗?没道理啊。难不成你选地点的时候是蒙上眼睛对着地图扔石头扔到哪儿算哪儿的?”黄少天疑惑。

喻文州:“……”

就你话多。

07.
“我只知道男生和女生约会应该是哪种模式,原来男生和男生一起约会也是到游乐场的吗?我对这个完全没有经验啊……”

“少天。”喻文州将苹果糖递给黄少天,打断他的话,“这种事情不需要经验的。”

“啊是吗。”黄少天没接,就着喻文州的手咬了一口,“走走走,陪我去玩海盗船云霄飞车激流勇进旋转飞椅跳楼机碰碰车……”

黄少天拉着喻文州的手向前。前方有残落的夕阳,还有大片大片的火烧云,浓艳得像是打翻了的水彩。喻文州觉得自己的心脏出现了短暂的停滞。

08.
两人的衣服都已经湿透了,紧贴在身上。黄少天靠在躺椅上,此时的天空是一片淡墨色。

喻文州扯了扯他的衣服,问:“去坐摩天轮吗?”

“两个大男人一起?”黄少天斜眼,“给里给气的……”

“根据你在网上发的消息,我们现在不是情侣吗?”喻文州托腮,弯眸笑。

“啊,是哦,我都忘了。”黄少天说。

买票,入场。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通过座舱可以看到游乐场亮起的绚烂灯光。

身边的人有比灯光还要美丽的眼,倒映了漫天星辰。

“据说在摩天轮升到顶点的时候和恋人接吻,可以永远和喜欢的人在一起。你信不信?”黄少天眯眼笑着问。

“不信。”喻文州说,“即使不接吻我也可以和你永远在一起。”

嗯?黄少天眨巴一下眼睛。

摩天轮缓缓升向最高点。

“但我觉得可以试一下。”喻文州接着说。

黄少天看见他的脸不断凑近放大,闭上眼俯下了身。

唇上一片柔软。

苹果汽水的味道。

tbc.

——————————————————————

因为某些客观原因没赶上零点发。

不知道会写多长,但是保证不会坑。

希望在写的过程中自己也可以得到进步吧w

啊忘了说,喻文州是认识黄少天的:D

评论(3)

热度(3)